首页 穿越机器猫 下章
第十四章
把笑得甜甜蜜的宜静MM送出家门,我疲惫的走进家中,将赤着的妈妈拥在怀中,手抱紧了她粉的小腹,抚摸着亲吻着,然后大头顶了顶,藉着水的润滑,股往前一“叱!”的一声就把半软的大巴整干进妈妈滑腻腻的道,然后温柔的抚摸着她细腻光滑的肌肤、捏她丰雪白的部与房、亲吻着她俏丽脸庞,好一会才说道:“妈妈,不要装睡了,刚才我和宜静做的时候,你就已经醒过来了吧!”

 妈妈的身子一震,缓缓的睁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知道我醒了还故意在我旁边玩宜静…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你和宜静又是怎么回事?”

 “哎,都怪我没有锁好门,所以我跟妈妈你做的时候被宜静给看见啦!”

 我状是脸无奈的道:“虽然伦这档子事在日本算不上多么希奇,但是被别人看到总归是不好的,所以我就以给妈妈你治病的借口把她也给骗上了,都在一起做过爱的话,相信宜静就不会到处说了…”

 “托你的福,手伸到前面去抱紧了粉的小腹,抚摸着亲吻着,然后分开她的,大头顶了顶,藉着水的润滑,股往前一,”叱!“的一声,就把仍然硬涨涨地大巴整干了进去,得妈妈浑身痉挛着侧身蜷缩起来。随着我的硬梆梆的进妈妈滑腻腻的道,现在正式成为我的女朋友了,妈妈,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我说着用我半软的大巴捅着妈妈的肥,妈妈现在仍然没什么力气,只能羞恼的看着自己雪白肥隆的粉被我顶得不断的摇摆,高耸柔房在我眼前摇晃着,伟哥的药效被我连续的做消除了大半,现在她已经能够比较冷静的思考了。

 “啊…不要这样…虽然妈妈不知道…为…为什么,会跟你做出这种事…但…但这种行为不对的…对、对了,你现在不是有了宜静吗…啊啊…我们就这样…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吧…停…停啊…”到嘴的肥怎么可能再吐出来,我自然是对她的建议不置可否,不过现在我的体力并未完全恢复,所以也就听话的停下了动作,当然,只是下体,两只手的扰可是没有停下。

 “大雄乖…”妈妈终于可以比较正常的说出一句话来,此时她仍然只是把我当作普通的小孩子来看,最多天赋禀异而已“这种事情是夫之间才可以做的,比如我和你爸爸、你和宜静…”

 为了恢复正常的母子关系,妈妈立刻把宜静给卖了“这次算是妈妈的错,妈妈给你认错…以后我们之间绝对不能再做这种事了!”

 “我喜欢妈妈啊…”我神情天真(?)的道:“跟妈妈做的感觉很舒服呢,而且、爸爸他现在还有能力跟妈妈做这种事情么?”

 妈妈的脸色瞬间变白,连我的扰也忘记了躲闪“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因为如果爸爸能跟你做那种事或者说足你,他也不会借着出差的机会躲出去,妈妈你也不会找上我嘛”我十分轻松的道,当然,最重要的参考,那包伟哥的副作用我没有说出来。

 妈妈的神色于是变得十分奇怪,困窘的想解释些什么,又说不出口。

 “对了,我记得我们这个国家是讲究强者为尊的,我前一段时间跟人一起开了一家公司,那么等到爸爸回来后,我把百分之十的股份让给他,换取妈妈你的做权,你看这样做如何?”我似乎灵机一动般,对着她爆出一个猛料。

 “你与别人合伙开了一家公司?不要跟妈妈开玩笑啊,你知道开一家公司至少要多少钱吗?开办之后,维持它的运行又要多少钱?”妈妈激动的道,不过与其说她是在表达对我的话的不信任,还不如说她是在说服她自己。

 “啊啦啊啦,不多,才几千万元而已…而且现在已经不用我投钱进去了,它现在已经可以做到赢利了…”我将头埋进妈妈的双间,闻着她口处的幽香,看着她惊讶的面容,心中忽然觉得有些兴奋。

 不论多么坚强的人都需要一个软弱时的港湾,作为我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最亲近的人,又受到野比大雄的影响,我对她的感情最为深厚,心里相信她会为我了付出一切,也愿意为她付出一切,虽然已经有了体上的关系,但我仍然把她当作最亲近的妈妈看待,迫不及待的向她炫耀着自己的成就。

 “…假如现在做资产评估的话,不算不动产,光是那些积累的技术就价值几百亿元…”其实几百亿美元都不止,但为了让妈妈更加容易接受,我不得不把资产进行缩水处理。

 日本在外人看来是一个很奇怪的国家,在它的历史上,杀父娶女之类在我们看来十分大逆不道的事情,每个时代都有记载,在名人中,类似事情发生的比例尤其的高。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对于这种现象他们却觉得十分正常,理由就是强人自然行事与普通人不同。

 确实是相当奇怪的国家,但不管怎样,却使我有了明目张胆占据妈妈的借口,假如我的公司价值真的超过几百亿元的话…

 “大雄,你是在开玩笑的吧…”听到我的话,妈妈心脏几乎停顿,假如我有这个能力,那么在我付出百分之十的股票后,离开爸爸选择依附与我,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问题在于我还是个十岁的小鬼,虽然语气十分认真,但依旧很难让人相信我的话。

 早有准备的我,微笑着起身,从房间抽屉里取出公司的产权证书与数项专利的证书复印件,在妈妈颤抖着拿起它们阅读的时候,我肆意欣赏着妈妈赤体,只见她头秀发披散下来,覆在她的娇靥旁,凭添了些许慵懒的味道。婀娜的纤上方,高肥大的房像两座山似地傲立着,肥又圆又大,粉腿修长圆润,粉腿间隆突的上长人的细长,如此丰润滑腻、令人销魂蚀骨的体,风韵之佳,实在美得不可方物。

 我看得焰高张,也不顾妈妈正在阅读手里的文件,凑上去用手指在妈妈的上抚摸着,轻捻着里的小珠,在上面划着圆圈,尔后中指探进那水涟涟的花蕊之中。里面娇柔而白,是那么的水滑人,好一个成娇媚的美妇人,再加上她端庄贤淑的母亲的身份,在我面前玉体横陈,花,我怎双眼不冒火?

 我猛的拎住妈妈的,把她从上整个拖起,肥美的圆高高鼓起,又翘又,一看就知道搞起来一定很舒服。我双手迅速的分开她的两股,大巴于浓密乌亮的黑森林中自动找到烫红的小

 妈妈才从我的突然袭击中回过神来问道:“你要干…”话还没说完,我的大巴已经挤开她的两瓣,滋的一声清脆水声,巴已入花心重地,整个人也已贴上了妈妈后背,双手自腋下穿过,紧握妈妈高耸的圆滚肥又摸又,又捏又,在她耳边吐气道:“妈妈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今天我要好好让你翻天!”

 说完不等妈妈回话,股就是一阵急顶,妈妈本来看了那些文件后就再没什么抗拒的意思,这时被我的大巴狠命得她立刻舒的摇扭着股,不顾羞合着我。下体与妈妈圆相击,快疾的,势若烈火,不时还可听到两人肌肤相撞的啪啪啪啪声,又密又响,蒙眬闪光的水珠飞溅。

 我一连串急攻猛打,狠撞妈妈的雪,把妈妈的部撞的都红了,白玉似的泛出水淋淋的娇红光,又鲜又,令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妈妈此时已被念淹没,口中直叫道:“大雄…你的巴好大…捣的我…好舒服,唔…你好会干…妈要飞飞了…你要死妈妈了,我…妈妈快死了…不行…啊啊啊…太酸了…我快撑不住了…”

 这样狠了数百下。我便抱起妈妈,出了大。下了,一把将妈妈拉起来,拉着她就这样赤地来到院子里,想来点更刺的,我不顾妈妈的挣扎,强行令她两手放在围墙的栏杆上,股翘起来,而后摸摸妈妈雪白的股,又用两手把她的股分开,大巴噗滋一声,尽而没,全数被妈妈的小入。然后卖力地了起来。

 围墙外就是街道,这时候要是有人从外面往里面窥探就可以看见妈妈的上半身,连房也可以看见。妈妈这下连呻都不敢了,只能不住地回头向我求情。

 我得意地边搞还边用两手抓住她的捏,把她的房捏出了各种形状,玩得很过瘾。忽然又身子贴上,抵住妈妈小头急转倏旋,头用力,钻的妈妈浑身酥酸,不由得张口低声叫道:“大雄…不要…这样…不…妈妈…求…你…”我哈哈一笑道:“不喜欢这个姿势?那我们换个姿势好了。”说完这样又了一两百下后,大巴依旧是在她的里就将妈妈的身子转了过来,妈妈哪里受得了这奇招?顿时没了力气,瘫到在我的身上。妈妈头秀发淩、姿态人的样子,真是让人心动,我接着双手伸过妈妈的双腿,将她背靠着围墙整个人抱了起来。

 我抱起妈妈时,妈妈的脚自然的紧夹着我的,而我的股借机上下抖动,大巴如波般一重重打在她的花心上。不理她的求饶,大巴花样百出,把妈妈的小的火烫紧,小透,翻进又翻出,还可见到先前所留下来的,在中由小出,顺着雪白软的股沟沾,看的又是刺,又是兴奋。

 大巴猛然一送,只听妈妈闷哼一声,身子紧夹,再慢慢放松,秀发身体,全是汗珠,差一点就软瘫了。

 “嗯…不要…不行了…嗯…我不行了…”妈妈低着,在我的大巴的下,只能伸出手来紧紧的抱着我的部,被动的摆配合着我的动作,一顶一顶的抛动了起来“狠心的小鬼…不行了…哦…我…死了…哎呦…”

 其实妈妈也不知道叫喊什么,看起来秀气文静、端庄娴淑的妈妈,雪白的股随着巴的送前后抖动着,发出一阵阵哀嚎,似乎实在是被我得狠了,只能无力的扭动着,道剧烈的颤抖,大量的水又泻出来了。只觉得舒服和快,冲着她的每一条神经,使她全身都崩溃了,她搐着、痉挛着,然后张开小口,一口咬在我的肩头上“我咬…咬死你个臭儿子!”

 我肩膀处一痛,抱着她股双手立刻松开,羞愧难当的妈妈终于获得了自由,一股股浊白的体从她润的下体出,顾不上仍旧酸软的四肢,勉力跑回了卧室,瘫在上大口的着气。

 碰到这等突发事故,我略微一迟疑,连忙追回屋内,抱住她,轻抚着她乌光晶亮的秀发,吻的她细腻柔致的耳垂“你都疯了,可儿子我还没,你今晚都是我的,不让我怎么行?”

 妈妈一咬牙,涨红着脸低声说到“我给你吹吹喇叭好吗?”

 我心想这到不错,不但能试试妈妈吹喇叭的滋味,还能让妈妈休息一下以便再战。于是翻身坐在妈妈的口,一边着她的肥一边把通红的大巴送到妈妈嘴边。妈妈了解我的意思,无奈的用手握住我的巴,张开小嘴含住了它,但是我的巴实在太大了,妈妈只能勉强将头的部份含住前后套,但是这样轻微的套无疑只能让我的巴恨的的。

 于是我用手抓住妈妈的头,部一,硬生生将巨大的入妈妈的小嘴里,开始作活式的送。

 “呜…呜…嗯…”妈妈在这样强力的送下,简直无法呼吸,但是为了让我早点,妈妈只能用右手不断套动大部,左手也不断抚摩我的的丸,送到两百多下的时候我才拔出大巴,此时妈妈因喉咙受刺而开始咳嗽。

 我见状让妈妈改用舌头来上面布了妈妈的唾;看起来更为凶悍。我此时却转过身去,从妈妈丰比的子开始一路吻下去,直到她芳草萋萋的桃源口。我先是把手指头轻轻的进她的里,只觉得一阵阵水不断的出,接着我随手取过被子将她的下身擦干净,俯下头伸出舌尖着妈妈的,也去拨着红,特别对那绿豆大小的蒂,不停的着、勾着。

 “嗯…不要…不行了…我不行了…”

 听到妈妈的话后,我站了起来,我一手按着妈妈的膝盖往后,让妈妈大大的张开双脚,然后握住我那早已膨得厉害的大巴,在她的口磨来磨去。

 “不要…求求你…不要再了…会死的…”妈妈的身体猛的一震,小声呢喃着,努力侧转身子俯爬在上,跪着往边逃去,我得意的从后面抱住她,托起妈妈丰雪白的大股,红从微开的股沟中间完全暴在我的眼前。我扶着巴,用力地进,哧溜一声没入妈妈双腿间那丛乌黑柔软的绒中,痉挛,一股紧密绕的快立刻传了上来。

 我抓着妈妈的光滑的大腿,固定住她的部,丰腴桃似的凸了出来,那粉红的随着我的进出动着,晶莹的花沾在柔顺的上,里甜腻腻的感觉让我魂飞魄散。妈妈纤长的十指死死的抓住单,玉白润洁的手背上,几青色的血管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显出来。

 我上下耸着,双手则从妈妈的腋下穿出,紧握着那一双莹白的美。今天我的巴已经放了几次能量,所以,现在干起来特别坚硬持久,长长的

 只得妈妈直叫唤“不可以…不要了…哎哟…要人命呀…我不行了…我受不了了…”

 妈妈颤抖、哭泣着。但是早期极度的痛苦过后,很快妈妈感觉到身体发生了奇怪的变化,下体处透明的爱迅速的润滑了两人合的地方,在不断的进出时发出“滋、滋”的声音。疼痛依然剧烈,可是彷佛已没有刚才那么无法忍受了,快慢慢的滋生出来,并且逐渐扩散到妈妈的躯体和四肢。

 她原本雪白晶莹的体上已逐渐呈现出一种成人的酡红,像是吸引着别人前来采摘一般,使她的身体越发的显得动人心魄。就连她的呻声,逐渐也变得如同享受,而不是受难了。我很快就察觉到了这微妙的变化,于是越发的用力动起来。

 我抱起妈妈娇软无力的身子,边走边的来到头柜前,我让妈妈靠在墙上坐在柜上,接着我故意的将我的巴给了出来,然后我打开窗站在妈妈前面借着月光欣赏着妈妈那雪白泛红、光滑柔的娇躯和富有弹又高圆的房,尤其是妈妈如樱桃大小的头,高翘的立在红色的晕上面,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散发出女人成妩媚的风韵,简直是惑人的美丽啊!

 我再次伸出了舌头,着她房的周围和顶端的小头,双手也抚摸着妈妈的房,轻轻的捏着,让妈妈呼吸急促的息着,部也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直逗得妈妈全身抖着,我才将我的大巴轻轻的进妈妈紧窄、狭小又温暖的里,然后开始深入浅出的起来。

 “喔…我受不了了…要死了…要…要死了…啊啊…”“不,还可以的,你还可以的…我要将我的子孙灌妈妈的子…我要妈妈的身体里一生一世都有我的华!”  m.NCiXs.Com
上章 穿越机器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