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机器猫 下章
第七章
“大雄!”正当我着口水,梦到身体莫名其妙发育成的宜静和她妈妈一起对我投怀送抱的时候,一声巨响把我从梦中拉了出来。睁开眼,活动了下身子,下身的酸痛让我忍不住哼了出来,果然,短短几个小时根本不足以恢复体力么,话说玩女人玩到这个地步,还真是身为贼的一大辱呢!

 “看来以后要多加锻炼部肌了…”我扶着墙,挣扎着站起身来,话说怎么小睡了一记后,下面感觉更痛了哩?

 我忍不住子看了看,还好还好,虽然整个部红了一大圈,但作为男人最重要战力的JJ却只是有点肿,此刻正雄纠纠气气昂昂的竖着准备去跨越某种鸭绿江,不过此次‘深入了解’让我掌握别人深浅的同时也发现了自己的长短…为了不至被掏空本就虚弱的身子,似乎短期内还是不要去碰那些什么什么江的为好。

 正在对自己的未来做短期规划,门忽然被推开“大雄,还不起来,快要迟到了!”

 很显然的,随着声音的响起,某位进来的美丽女看到了我跨下出鞘的巨大宝剑…

 怎么说哩,自从上次不小心被妈妈看到我下面的这个东西后,她似乎对我的这个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时不时的以各种借口忽然杀到我的房间,这种趋势在最近几天来越来越明显,出于心里对表现主动的女人的一丝恐惧,生怕青光外

 泻的我(作者:半夜跑去偷女人的人也有脸说这句话…)一直很小心的保护着

 自己的身体不被她看见,谁知道今天的一丝大意…英名葬送啊!

 “这个…我昨天晚上不小心闪到了…所以现在子来看看…”

 我呆呆的看着她,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忽然想到了出的一圈红肿,立刻吱唔着解释着。

 “什么…?哦,大雄你的受伤了?”在我手忙脚穿子的动作中,猛然清醒过来的妈妈眼中闪过一丝惊惶,晕红着脸不自然的问道。

 果然,她刚才注意力全部放在某个部位了…我的清白啊!

 我悲愤的扶着墙走下楼,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脸色灰败、眼中是血丝的野比大助,话说…吃下一包伟哥的后遗症真的这么厉害,可以把人给成这样?

 玉子妈妈这些天来时好时坏的脾气以及越来越按捺不住的,发情状的表现…

 …难道也跟他有关,假如放在之前我是很感激他这样变相的把妈妈推到我跨下啦,不过经过与宜静妈妈的那场烈战斗后,我忽然对现在这个身体的强度,能否同时承受两个饥渴女的摧残表示深切的怀疑,毕竟我现在还是祖国的花朵…不对,是花苞啊!

 更别说假如被这种饥渴的女占据主动,未来会变得如何的悲惨…不要变成奴的男版才好。(你小说看多了吧…)

 虽然忽然开始觉得前途不妙,但居然会觉得女人太多吃不消,这显然是对我品的一大讽刺,所以我接下来的时间里振作精神,一边思考着如何解决这个事关生死存亡的问题,一边走向学校——以我现在的速度当然不可能快得起来啦。

 好不容易挨到学校,时间已经过了早八点,不过已经确立了天才身份的鄙人显然是不会被罚站的…话说回来,那个秃脑袋、嘴巴上两撇大胡子的家伙莫非是传说中的校长,他站在我的班级门口干什么,我靠,眼神居然跟我一样四处飘,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表情又无…不过他在这里干什么,这里可没有美丽女,难道他是个LOLI控?

 我正在腹诽,却见那中年狼校长看到我后眼睛一亮,大踏步的走了过来“大雄同学,听说你解出了那个难倒我国学术界数年的数学问题?”

 “…”靠,又是想让我为校争光么。

 “校长是想问我能不能再接再厉,解决四的平方这个困扰学术界几百年的问题么?”我脑袋一转,笑眯眯的问道:“我也在思考如何解决这个数学史上的难题啊,你看我彻夜研究,都得差点下半身不遂了…”

 下半身不遂跟数学研究有关系么?当然没关系,我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他我已经很在努力了,如果想要我现在就解决问题是不可能的。

 不过脑袋里被加减乘除的校长大人显然不觉得我把这两件风牛马不相及的事情撤到一起有什么不对,居然一副很崇拜的样子看着我“大雄君果然是我们日本的楷模,学术界的泰斗…我研究数学多年才达到头上发的境界,大雄君居然短短数天就达到了更高层次的下半身不遂的境界…”

 “…”他是白痴吗,我强行忍住想在他蹭光瓦亮的脑门上敲上一记的念头,跟他打起了哈哈。

 解决掉那个麻烦的校长后,我走进教室,触目所及是一片崇拜的目光,即使我一惯谦虚做人也不免小得意了一记,被那个白痴校长出的郁闷也随之散去。

 慢腾腾的走到我假公济私换到宜静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嗯?小LOLI怎么了,米有看到旁边有个大帅哥吗?居然还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我妈妈好像生病了,早上一直躺在上…”虽然这样说,但宜静脸上却是困惑的表情,好像觉得她的这个判断不大像。

 “表担心,阿姨肯定没事!”作为这种现象的直接当事人,我有点心虚,当然也有点得意,虽然差点被榨赶,但听起来也把她给得下不了不是,两败俱伤的话,那自己就不用觉得丢了身为黄小说主角的脸了。

 跟小美女挑了一会情便到了下课放学的时间,两个小弟一脸忠心的站到我身边,我念念不舍的往宜静那里送了个飞吻,把小姑娘羞跑后,让得意的让两小弟把我背到AV影视公司的总部——现在日本的地价还不高,所以即使只是一家新开办的公司,也买到了一栋大楼作为总部。

 虽然是新开办的公司,但在我大量金钱的投入下,已经招到了不少人员,顺便说一下其中的杰出人物,保安队长田中野战,公关部长松下带(为什么不是松下带子哩?),摄像师座怀必,物业部长上杉打老虎等等,目前的主要业务是开发各种情趣道具,偷窥、拍摄器材,小电影,情杂志等等未来必会开设的业务目前还在实验、积累经验中。

 这两个小弟之所以一脸忠心,就是因为在我‘无意’的透下,知道了我的公司正在试着拍摄小电影,受到我正规情教育的他们,希望在旁边观摩甚至成为男主角,反正实验期间的片子也不会如市场不是…

 说起这个我就有点恼火,为什么同是十岁,技安这家伙已经可以起,阿福也是半软半硬的,偏偏我附身的这个大雄还没发育好?

 果然是衰人衰命吗,如果不是借助未来的技术取巧发了一次,在这种情大本营,我非得火焚身不可。

 与他们两来到这里那种无的目的不同,我来这里的目的一来当然是检阅一下公司的现状,二来就是编辑一下昨天五个角度拍摄的第一次的录像,虽然说留了一份带子在宜静妈妈那里,但我公司新开发的摄像机还有一个临时储存的功能,所以宜静妈妈毁灭或者说将证据抓在手里的目的完全达不到。

 唔唔,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拍摄的内容还真是火爆,两个白花花的体在上动来动去,大的得粉红的小水四溢,看得我是面红耳赤,不过话说回来…昨天晚上宜静妈妈的叫声难道真的这么响、这么有惑力,怎么我往下调了两次声音,强度还是觉得很大哩?

 不晓得这间屋子的隔音效果如何,我可不想出去的时候,公司成员把我当变态狂看啊。(开办这种公司的想也不会是正经人吧!)

 不知不觉离上次大战已经又过去了一个星期,此时我的身体早已恢复,由于

 从礼物包袱皮里倒腾不出采大法、玄子双修神功等等可以快速增加体力

 恢复力持久力的神功,所以我这段时间只能在那个该死的田中野战的指导下,用最最原始的方法来锻炼身体,每天都得疲惫不堪,几乎是回来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不过不晓得是否是错觉,总觉得我午睡的时候有人偷偷对我的小弟弟动手动脚…哈哈,难道是妈妈?

 冷战,唔,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清晨长跑后来到学校,宜静几天来恢复得差不多的心情居然看起来又是十分灰暗,难道是她爸爸发现了他老婆的出轨,正在闹离婚?

 “怎么拉宜静?你看起来气很不好呢。”我凑过去暗藏祸心的问道:“难道是你父母发生了什么不和?”

 “当然不可能,我父亲一个星期前就突然接到命令出国考察了,说是要在国外呆一年!”宜静小MM很不的瞪了我一眼,但转瞬间又显得害怕了起来“其实,我是觉得我家里闹鬼了…”

 鼓掌鼓掌,原来她爸爸出国一年啊,那么不是说只要把握住机会,这一年里我就可以,嘿嘿嘿…不过刚才宜静还说了什么来着,闹鬼?不会是闹鬼吧“现在这种科学社会,怎么会有鬼怪这种离谱的东西…不过宜静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会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来?”

 “其实…是我妈妈…”宜静小MM显得很是迟疑,假如不是我这些天特意跟她拉好关系,这么隐秘的事情她肯定不会跟我说的“我妈妈她最近经常脸红失神…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的时候,又老是传出一些让人脸红心热的声音…你说这不是我妈妈中了又是什么?”

 让人脸红心热的声音…我心中燃起一股火,不是说宜静的爸爸出国去了么,那么说,在我努力锻炼身体的时候又有哪个家伙乘虚而入?不对,宜静的妈妈性格应该很保守才对…那么说,难道是我当时留给她作为证据的那盘带子…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感到有点尴尬,那盘带子的两个主角,一个本钱雄厚时间持久(一个小时候也算不错吧),一个身材火爆兼叫声人,虽然是自己作为主角,但那都是无意识下的表现,事后看了别说保守的宜静妈妈,就算是久经考验的本虫都觉得浑身一股火想要发

 打发走前来哭求的校长(真是的,想要我出力表现,起码让一个成漂亮的波霸老师来让我吃吃豆腐,顺便来个师生恋什么的才行,你一个干干瘦瘦的老头子,什么好处都米有,凭什么让我给你们学校争光?),混到放学的时间,我飞快回家吃完饭,就往宜静家跑去想要确认一下,这种事关福的事情当然不能仅凭想象就给糊过去…

 不过妈妈你的脸上为什么显得有点失望?难道真的天天在我午睡的时候吃我的豆腐?

 虎毒不食子啊,虽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得有点腿软,但想到我预定的后宫之一很有可能正躺在别人的怀里,我的双腿就又充了力气,坚定不移的往宜静家跑去。

 几天不见,宜静的妈妈清减了许多,看来那次的事情对她的影响还真的大的,不过她本来就显得略胖,现在看起来不过更加漂亮丰而已,见到我时也不像上次一开始那样怀有深厚的敌意,虽然上次被我在最后都化解掉了…

 不管怎么说,动摇信心的绳子扔出先…

 “听宜静说,阿姨你最近情况不太好…”聊了一会儿后拒绝了她叫正在午睡的宜静出来的建议,看着宜静的妈妈脸红红的不知道又想到那里去了,我心下

 暗喜的同时连忙说明来意“…而且经常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阿姨你不会还

 留着那带子吧?”

 宜静的妈妈脸顿时红得像一只煮的螃蟹,连连挥着手道:“没有没有…好吧…确实…确实留了一点点…”

 录像带又不是水果,可以留下一点点的么…注意到我的眼神,宜静的妈妈显得更加不自在了。

 “…”  M.NcIXs.COM
上章 穿越机器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