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机器猫 下章
第六章
“嗯?这算是挑衅么?木有问题啊,俺一定为了你直到尽人亡!”

 我一边想一边狠狠的撞击着她那肥硕雪白的部,发出“啪…滋…啪…”

 的的声响,她乌黑的秀发不断的甩动着,雪白的大房不停的上下左右搖摆着。

 “轻…轻点!”她有点醉的呻着,身子也一阵阵抖动。同时努力扭摇起股,好合我强而有力的冲击,而我也用力,让我的大巴在她的小里上下左右的狂着,宜静的妈妈整个丰股被我的大巴干得像筛子一样贴着褥摇个不停,温也一紧一松的咬着我的头,水更一阵阵的个不停。

 接着我将她的双腿抬高,夹在我的背上,让她的小更形突出的挨着我的大干,坚硬的大巴长驱直入的一直入到她道的最深处,然后我紧紧抵住了,一阵左右摆晃,上下拨,她就“啊呀!啊呀!”的一阵呻着,身子筛糠般的抖动着,同时道里出一股股水。

 “死鬼…真讨厌—— ”她显然还没清楚状况,声音有些发软的嗔怨着,还轻轻的咬了我一口,之后便再不说话。

 我顿时信心大增,低头狠狠在她半的嘴上亲上一口,接着又是一阵急猛送,出了她一串串舒服而难过的呻“啊…”“啊…死了…好麻喔…嗯…死了啊…啊啊…”她的俏脸和身子都颤抖个不停,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背部,摇摆着她的股来凑着我的大巴,得我更卖力的着,每一次都将我的头磨在她的花心上转,使她的水像山洪溃提般的不知了多少“不行了…坏老公…要死了…”她通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汗水的房不停的抖动着。

 宜静的妈妈高后软成了一瘫,好一会才醉的把我整个都抱在她怀里,双在我身上磨着,看见她不停息的模样,还没泻的我(是泻不出吧,十岁的小孩)只好暂时让她休息一下,低头在那尖房上了起来,不久她就被我舐吻咬头的动作得又舒适、又难过的气连连,再加上她的小腹底下那淋淋、滑上,有我的头在旋转磨擦着,更使得她全身酥麻、鼻息重的在我身下扭动着。

 我的大头每次顶到她感的花心时,她的子就一着我的大头,小嘴里更是不时的传出一两声人的呻,我仍然不停的用着我的大巴磨擦着她的小肥蒂,让她更加的难奈,小更不停的水来。

 玩了大约十分钟,我觉得她恢复得也应该差不多了,于是我一把拽过她头下的枕头,一抬她柔软的肢,将枕头垫在了她下。宜静的妈妈立即明白了我的用意“死鬼!你…真的想要人命啊—— ”她有气无力的吐出一句,但却听话的顺从了我的意愿。

 由于垫了枕头,抬高了她的部,我这下再起来就入得更深了,头紧紧顶住她的道深处,卖力的刺着,头不停按着她的花心,直刺得宜静的妈妈“啊呀呀…啊呀呀”叫着,躺在上,她今天是特別的兴奋,整个思维借着酒已渐渐进入忘我的境界。

 男女的狂让她此时此刻全都被我烈的大巴给填,她双手更紧紧的抱着我,感受着我爆发的力量和大巴狂猛的冲击,不断的往上抬,好让我的大巴更深深的入她的小里,嘴里更不停的疯狂的叫着,呼唤着我、哀求着我。双手紧搂着我的背部,身子直扭,股高上抛,合着我的速度。

 嘴里愉快地呻着“哦…老公…”她的再次夹紧我不停地着的,我尽情的晃动着股,让大巴在她的小里不停的着,她也努力的扭动耸着她的股,愉快的叫着,从她急促的气声中,我知道她现在内心的兴奋和激动。

 端庄贤淑的宜静妈妈碰到我特意出来的十公分的大巴,让她的早已不知道自己在叫些什么了,现在的她只想要我的大巴更用力的干着她的小而已,于是我更凶狠的着她那充水的小,一次又一次的享受着的快乐。

 “啊…坏老公…我…不…行…了…”十多分钟后她就再度达到了高道急剧的缩拢了几下,一股水便从小了出來。浑身一阵阵痉挛,昏了过去。感觉到她达到高,我将头紧紧的抵住她的子,享受着她高后,小不停的动紧裹的舒

 虽然由于身体发育的原因我一直不曾,保持了近一个小时的上运动时间,但上天去的同时也让我小小的身子体力急剧消耗,虽然由于奇妙的机器的原因,长的巴仍直在宜静的妈妈肥美的小里,但我居然会没力气再干下去了…-_- !,作为一个界博导,这简直是最大的辱!

 “如果我会传说中可以恢复体力的圣光法术就好了…不过即使我会…一边唱着哈里路亚一边做着活运动…不晓得耶酥大神会不会派天使来砍我?”

 一边胡思想着以后如何去提高身体的持续能力,我一边不甘心的努力挪动着酸痛的手在身下的丰女的身上摸,最后不知不觉疲惫的睡了过去。

 天还没亮,我就因为一阵震动惊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却是宜静的妈妈正气急败坏的摇着我的身子,想把我从她身上推下来,可是我借助钟摆的力量做活运动尚且累得不行,更何况她一个比我好不了多少、长期守在家里的弱女子,说是推我算是抬举她了,这力气替我按摩还差不多。

 “大雄,这是怎么回事…你先起来,起来啊!”感觉到自己身体软绵绵的使不出什么力气,我们的身体又贴得太紧了,使不出什么力气,宜静的妈妈是泪水的(倒,别搞得我好象很恶…)叫道。

 “…我的身子么什么力气,动不了…”趴在如此丰体上,特别是受机器影响,一直硬的大巴还在她温暖紧密的滑小里的美妙时刻,即使有力气也得装没有啊!喂喂,别这样鄙视的看着我,换了是谁都这样吧。

 从下体传来的一波波的快中忽然想起我的大巴还在她的小里,正努力推着我的宜静妈妈简直要晕过去了,惊慌地叫道:“大…大雄…你竟然…还敢…对…阿姨做…做这…这种事…”

 “米办法,自然反应啊…”我当然不可能说我的这巴一个晚上根本没软过,一直泡在她的小里,只好厚着脸皮回答到,边说边聚起所有残余的力气轻轻顶了一下。

 “呼…”宜静的妈妈瞪大了眼睛一声长,白眼一翻,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我,这么受不得刺…”身为小虫,我自然有我自己一套最科学的醒昏者的办法,我抱着治病救人的心理搂住她丰的身子到处摸,脑袋也不甘示弱的趴在她的着那对雪白丰肥的大。(作者:…装什么装,你干嘛不干脆说你还用了你的下半身把她醒?潜水小虫:我也想用啊,可是我这时候只有上半身能用,下半身已经麻软得用不了什么力气了啊…)

 “其实呢,昨天你喝醉了,而叔叔又恰好半路上被通知公司有事,不能送你回来,所以就拜托我送你回来了…”用我的独门方法把她醒后,为了不再度刺到她,我很识相的没有继续我的动作,而是转移话题,准备开始推卸责任。

 “即使那样,也只是托你送我回来啊,你怎么,你怎么…”宜静的妈妈说着说着又开始流泪。

 “是阿姨你进了房间后主动抱住我做这种事的啊,否则你以为我一个小孩子会懂得做这种事情吗?”我面不改的开始推卸责任“即使不会找上我,恐怕阿姨也会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男人回来…”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情!”宜静的妈妈底气不足的喊道,她喝酒的次数不多,喝醉的时候更少,自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有如我所说般的行为,但假如被说成喝醉了就会变成妇的类型还不反驳,那她在别人的心中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不然你以为应该会是怎样的?”我表情极为无辜的说道:“对了,叔叔拜托我送你回家的时候,我正好买了一架摄像机,昨天晚上的事情应该也有拍摄到,不如我恢复了力气后再给你看?”

 摄像机自然是我为了记录下我这个世界宝贵的第一次,从我新开办的AV影视公司里回来的最新千万像素的产品,但数量不止我所说的一架,而是分前后左右上五个方向放置了五架。

 什么?不到一个星期就开发出最新产品很假?…喂喂,别的主角还一个眼神过去泡到一个军团的美女,一个拳头下去打爆一个星球,鄙人的公司即使是新开张,一个星期出一个产品已经很慢了好不好,正常情况下应该已经出一个系列了才对。

 “不可能…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宜静的妈妈听后底气自然更加不足,话说回来我只要切去前面那一小段镜头,反正这种高科技产品她就算看着我毁灭证据也不知道。单看后面宜静的妈妈热情如火、抱着我求的镜头,哪个白痴敢说不是她主动勾引我来着,没错,我就是被夺走了宝贵的第一次的受害者!

 确立了自己受害者的身份后,我立刻变得理直气壮了起来(…),借口精神补偿两手一边不停抚摸着她丰的身子、房、股,该摸不该摸的部位我都摸了个遍,同时我还热烈的追逐着她的双,并趁她不注意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着,咂着。

 “你干什么…”被我的突然袭击蒙了,宜静的妈妈一时间连自怨自怜也忘记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只是心中已经确然把我当作她发情后的牺牲品,反抗的动作柔和了不少“即使真是我对不起你,我们也不该继续这样…我…哇…”

 不是吧,年纪都已经这么大了还哭?我心中十分郁闷,按照那些黄小说中的正常段落,到了这个地步,她不是应该天喜地的由偷转为通么?难不成还得把那些带子剪辑一下来个?一边绕着心思,挖一边说道:“阿姨,都已经这样了,还哭什么,我其实也很喜欢你啊…”虽然没什么体力,但说话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所以诸多恭维马赞美之词源源不断的从我嘴里出。实际上对于她这种已经有过一次出轨经历的女人威胁恐吓一下说不定效果更好,换了穿越前我那个高大魁梧的身子自然是什么也不说,直接开工以强有力的形象干到她心服为止,但我现在这个身板用威胁的手段的话实在没什么说服力,说不定她被我威胁后一时想不开还会去自杀…

 当然,我的意思倒不是说怕她自杀我会少一个玩的对象,只是觉得她这种性格的人,要自杀的话,多半会拖我这个罪魁祸首一起下水而已。

 值得庆幸的是,那个什么动摇信心的绳子我一直带在身边,借助它的帮助,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终于使她对我们之间的这次集不再感到那么悲痛,我咧,口水都浪费了那么多,还没能说服她与我通,实在是失败,难道我的贞就那么不值钱,怎么说也得再让我玩上几次才算两清吧!

 而且她恢复一点力气之后,居然还毫不犹豫的把我推开,可惜在让我拔出大巴的时候,由于允的太紧,通红硬的大巴竟然还带出丝丝屡屡粘滑的水,彻底退出的时候还发出‘波’的一声轻响,一时间我们俩都很尴尬,偷眼看去,发现她的大腿间淋淋的,乌黑的粘成一团,两片又红又肿,她也是偷偷的看着我的大巴,两眼掩饰不住的惊讶光芒,脸色乎青乎红十分奇怪…

 “你这个是…怎么会…”好半天,她红肿着眼睛摆出大人的架势,说什么这次是意外,所以以后不可能跟我再如何如何云云后又忍不住问道。

 “那个啊,因为我这个地方被一只奇怪的蜜蜂叮了,一天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一直软不下去…”我一边欣赏着她暴的青光,一边眼也不眨的胡说道,不知道宜静的妈妈看没看过蜘蛛侠,看过的话可能还比较容易相信一点。

 不过似乎心理上受到严重打击的宜静妈妈,对我的解释只是惊讶了一下,并没有怀疑什么,也是,其实我的借口虽然烂,但总比那些说是下面被蛇咬了肿大的黄小说主角好多了吧,被蛇咬了那个东西还能用么,就算能用,难道不会因为心理阴影而萎?

 我边想边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宜静的妈妈与我分开后展现出来的体,特别是那被我经摧残的神秘地带…然后,我很快就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我被恼羞成怒的宜静妈妈推出了房门。

 之前一直躺在她身上还不觉得(一直被美吸引住了么?),真的站起来了才觉得小腹处一阵阵古怪的疼痛不断袭来,两腿不住的打颤,就是无法向前迈出一步…很好,现在这种情况,是不是应该用一个词语‘榨干’来形容?

 才应付一个女一个多小时,就算是第一次收不住力,但到现在还是这副模样,我的这副身体,素质实在是…我万人斩的目标,在尽人亡之前能够实现吗?我开始对前途悲观了起来。

 天尚未亮,所以我悲观失望了一会后就取出竹蜻蜓,往家里飞去,怎么说也是辛苦了大半夜,不补觉的话,就等着上课打磕睡吧!  m.NCiXs.Com
上章 穿越机器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