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机器猫 下章
第四章
“哦?”野比妈妈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在说什么?我能有什么事?”

 “你没感觉吗?”我惊讶极了,正常人不会头上立了这么个东西还一无所知吧——除非那东西已经发挥了效果,我想着想着心中一动“妈妈应该有什么奇怪的感觉的吧?”

 “我能有什么…奇怪的…”野比妈妈看着我忽然停了下来,好像是发现有一点不对,可又感觉不出来的模样,忽然她的脸红了起来,眼神有些躲躲闪闪的道:“算了,这件事暂且不提,技安跟阿福在下面找你,你快下去吧。”

 那个表情很是风情,看得我一呆,以我多年来混迹坛的经验,自然轻松就看了出来,那是女子动情的征兆——莫非那绳子真的是可以催情的小道具?机器猫的世界里怎么会有这么的东西?

 不过这些想法暂且不提,得先把绳子给下来,毕竟老子还没有作案工具,即使现在野比妈妈莫名其妙的动情了,也根本没办法来个白昼宣,而且下面还有两个大电灯泡在那里,还是有机会以后再试试好了。

 不过…该怎么把绳子取下来?

 “嗯,妈妈,你头上有灰啊,我来帮你擦擦吧!”眼看着妈妈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可我还没有想出办法,我走到门口时顺口说道。

 这种胡诌的借口我看连小学生都不相信,更不用说是野比妈妈这个大人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她犹豫着问道:“怎么会…哦,真的么…嗯,好象是啊…”这也可以?我目瞪口呆之下见到她伸手往头上探去,要是让她发现了那跟绳子,少不了我的苦头吃的,所以我情急之下叫道:“我来吧,妈妈你看不到,扫不干净那些灰的!”

 “是么…好象是哦!”妈妈的表情从犹豫到确定只经过了几秒种,就把手放下来等着我替她扶去灰尘。

 介个…我的思维有些混乱,这样子的借口也会相信?不过我还是借着这个机会把那绳子取了下来,走下楼梯的时候,我仔细的端详着手里的绳子,感觉似乎不像是先前判断的那样,属于催情道具一类,但到底有什么用也说不上来,看来不借助人体实验,果然没办法清楚。

 不过不要紧,不是还有两个忠心耿耿的小弟么,刚刚入伙就有了证明他们忠心的机会,这是他们的无上光荣啊!

 虽然人体实验很惨,但从礼物包袱皮里实验出来的花花公子杂志立刻让两小弟的忠心度大增,而且,我也可以得意洋洋的宣布,这古怪绳子的用途终于被我清楚了——那就是可以动摇别人的信心。

 想来妈妈刚刚那种发情的模样,肯定是被我导着要回忆某种’感觉‘的原因而想起了跟野比爸爸的那场通宵大战。抹了把汗,还好因为作案工具没有发育好,自己刚刚没有冲动的抱住妈妈来,不然肯定是下场堪忧…哈哈哈,我的人品果然很好的说!

 不过这种东西貌似也木有什么大用,只能不断的导而小范围的改变别人的想法,不可能让人失去理智。难道俺还能凭这个去要求美女跟俺上吗?

 郁闷了一阵,我决定跑回房间去回放感觉监视器记录下来的大战。祸不单行

 果然是任何世界、包括动漫世界都颠扑不破的真理——我正兴奋的看着野比爸爸

 的手熟练地把妈妈的三角下,眼前忽然一黑,感觉监视器居然没电了!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机器猫手中的东西即使来自未来,也都是些便宜货,即使有些东西看起来很完美,也肯定在某些方面有着极大的缺陷,可是也不要在这个正的不上不下的时候暴出来啊,而且…连个能座的头都没有,叫郁闷的俺怎么去充电啊!

 作者,我代表亿万民强烈鄙视你啊啊啊啊啊啊!

 贼心不死是我等人的真实写照,即使遇到如此重大的挫折,我还是把感觉监视器放到了窗户边上晒起了太阳,虽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在机器猫的漫画里,大部分工具都可以利用太阳光来提供消耗的电能,希望这次也没有例外。

 打发时间的娱乐活动没有了,借助那本’一定会实现‘的烂书至多只能做到偷窥之类的事情,完全没有感觉监视器带来的那种真实上阵的感觉,要等到这个身体自然发育成怕是还要四五年,那个时候,伟大的穿越者潜水小虫同学,也就是鄙人,怕是早已虫爆脑而亡。

 看来,我只能研究研究怎么借助其他工具的力量在短期内迅速’强大‘我的某部分肢体、以便实上阵了。

 我无奈的翻了翻手中剩下的六样工具:一定会实现’的烂书…PASS,动摇信心的绳子…PASS,还没清楚作用的空白书…PASS,作用不明的胶囊…怎么想也不可能是壮剂…PASS,礼物包袱皮和那个可以将电器功能转移到人体的遥控倒是还有点潜力…

 我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这两件东西,礼物包袱皮、电器功能转移遥控…礼物包袱皮、电器功能转移遥控,忽然我的脑中蹦出一个绝对天才的主意:假如有哪个电器的功能是将一个状物膨三四倍,而且手感软中带硬的话,那么转移到自己的小JJ上,嘿嘿嘿,哈哈哈…生活中似乎没有这种功能莫名其妙的电器,不过没关系,自己反正捡了不少钱,随便去哪个小工厂定做一个就是了,而且阿福这个小弟似乎在制作电子模型上也很有一手…如果再在部转移上一个钟摆类电器的功能…我抹了把口水,再次佩服了一下自己的智商,前辈说的果然没错,YY就是智慧、望就是力量!

 温,此刻我的脑中只剩下赶快出这个电器的想法,于是带着个大包走出家门,一边从地上捡着钱一边到处打听着可以定做特殊功能电器的地方,日本这个国家各种工作确实很全面,这种以前我想都没想到过的工作居然也有人在做,我带出来的大包还没装一半钞票,就已经找到了一个,虽然铺子小了点,似乎没什么客人。

 听了我的要求,眼前这个外表落泊,看起来很有小说中怀才不遇的感觉的男人很是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对我要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东西感到很奇怪,但顾客就是上帝,我从包里随手抓出一把钞票做定金后,他的目光立刻变得坚定起来,信誓旦旦的表示几个小时后就会完美的完成任务。

 我自然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出去开始我的捡钱大业。快要捡身上的包裹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只是靠捡钱虽然也能成为一大富豪,但却没什么势力,如何能够达成我以后欺男霸女的目的,而且万一被人发现了不对岂不是会被绑架份子给惦记上?

 还是开一家公司比较好,算算捡到的钞票也有几千万元了,假如要购买下一家小公司还是不成问题的。等到做大做强了,那时候想要上哪个美女,就先把她老公给提上来,不肯顺从就降她老公的职…嘎嘎嘎,这下连怎么利用机器让美女顺从我的办法都不用去想了。

 不过还是得先把作案工具给准备好,我想到这里,忽然发觉附近的小妹妹似乎都在绕着我走,连忙停止笑,扯了扯脸蛋,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不是那么的

 回到那个小店,那个男人已经把我要求的奇怪机器给好了,我打开开关试了试,果然膨了起来,而且还是可以在三到六倍间自由调节的…设计得这么合我的心意,难道说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第一个公司员工?

 哗啦拉一声响起,我把半个包里的钞票倒了出来“我想开一家公司,你愿不原意成为我的职员?”

 那个男人看到盖了大半个桌子的万元钞票,目光明显的呆滞了起来,好半天才机械的点着头。

 名字叫头正雄?我咧,好名字…果然是我命中注定的手下,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招聘到一个叫松下带子的女秘书…

 AV影视公司的开办事情就全部交给了头先生去办理,我与他签定好工作协议后就把那几千万的元全留在他的商店里(你不怕他卷款跑路?介个,因为我表示还会不断提供资金,所以他要跑还是不会在现在跑滴,而且作为命中注定的未来的AV影视技术总监,起码在本文中不会偷跑,对不对,作者?)

 迫不及待的跑回家,我将那个仪器开动之后对着那新出炉的电器一按,再对准自己的下JJ一按…梅花香自哭喊来,宝剑锋从磨砥出,这话果然没错,我现在下面是仿佛被砂轮在磨来磨去,又仿佛是被什么给用力往外拉,痛得我哭天喊地,嚎叫不已。

 只是这股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当然,不可能完全消失,阵阵余痛还是让我哀嚎不已。

 “不会是断了吧…”字头上一把刀,俗语果然没错,我现在极端后悔没有拿那死胖子做人体实验,说到底还是心太强惹的祸啊!

 等到疼痛终于消减到我可以忍受的范围,我慌忙解开带,掏出我经风霜苦难的小弟弟(作者:你居然连子都还没…),心中祈祷着他千万不要出师未捷身先死。

 嗯,虽然颜色变得血红,但无论是长还是都暴涨到了原来的四倍,而且摸起来硬硬的,足足有近十公分长,我好像只调了三倍增幅来着,难道剩下的一倍是肿的?实验虽然成功,但这不断出现的阵痛让我这一神兵利器短时间内是没有出鞘的可能了,搞不好睡觉都睡不安稳。

 我正在唉声叹气的给自己的小JJ…不,该叫大了,给自己的大按摩消肿,房门忽然开了,妈妈站在门口“你怎么了,刚才叫得那么…啊?你…”对于最大只看过野比爸爸吃了药后涨到五寸的妈妈来说,近十公分长的巴无疑是一个史前巨兽,吓得尖叫起来,不顾好歹是经过人事的女,几乎是立刻就清醒了过来,只是她眼中那危险的光芒是什么意思?我是想伦没错,可不代表我想被女人反一记啊!

 不过似乎也蛮刺的说…

 我正站在那里胡思想,妈妈已经走了过来“…你,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话说正常的小鬼似乎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尺寸的,我低头为自己的不谨慎自我批评了一会后,抬手扔出动摇信心的绳子“其实我是这里被蜜蜂给叮了…”

 这么离谱的借口她会相信吗?我小心的看着妈妈的表情,还好,在动摇信心的绳子的帮助下,她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借口,又或者…她的思维本来就没有集中在原因上面?

 “痛吗?”妈妈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摸在那仍旧硬的大巴上,而我自然是一脸呆滞(我没脸活了,让我痛快的被美女死吧!作者:滚,你想得倒美!)

 看我不出声,妈妈自然以为我是在强忍住疼痛,当下轻柔的替我抚摸了起来,不得不说,女的按摩手段确实是我们男所比不了的,一阵捏之后我的痛苦就减轻不少了,不过…这场面怎么看怎么像是妈妈在替我打手…而且,妈妈你按着按着干嘛脸红啊?

 仿佛是察觉倒了我古怪的目光,妈妈一声轻呼后慌慌张张的往房间外面跑去“好了,你应该好得差不多了,我该去做晚饭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低头看了看仍旧红通通的大巴,算是不在计划内的吗?  M.nCIxS.com
上章 穿越机器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