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机器猫 下章
第二章
一出门,我立刻飞速赶往空地,躲进了水泥管,然后把那感觉监视器往头上一戴,眼前立刻出现了家里爸妈卧室的画面,还好还好,野比玉子美女比较矜持,身上衣服还很整齐,没有在这短短几分种内给野比大助这头老虫扒光,让我可以欣赏到美女衣的画面。

 “你干什么?快住手”妈妈野比玉子在野比大助双手抓住她丰的双用力的时候叫了起来,当然她不是真的惊慌,估计只是因为怕被我这个便宜儿子给撞见。

 “我想要你。”野比大助说着“放心吧,大雄暂时不会回来…”

 哦哦,感觉监视器传来一阵好柔软的感觉。

 只是妈妈仍然显得有点害怕,她企图拨开爸爸的手“别胡闹了,现在时间还早,你想要的话等晚上…啊!”野比爸爸没理她的反抗,气开始解开她上衣的扣子,白色的家居服自肩上滑落,出妈妈丰雪白的部,而白色的罩看起来虽然有点土,但那雪白的深沟看得我一阵激动“快、快,加油、用力、加油!”我抹了把口水在空地上给他打气。

 爸爸的手伸入沟,着她柔软有弹房,然后一用力将罩扯了下来。大雄妈妈肥大浑圆的房一下子弹跳了出来,在空气中不停的颤动,而那粉红的头给野比大助之前一阵的抚摸刺立了起来。呜,真受不了,要鼻血了说。

 野比大助伸手去摸着她弹跳着的双,我只觉传过来的感觉是如此软绵绵的富有弹,他吻着着,得妈妈的脸上意,媚眼半眯着,鼻子里也开始不停地哼着使人心醉的轻声。

 野比大助自然也受不了,五只手指继续捏地不停玩着她前富有弹的大子,野比妈妈虽已三十多岁,但更有一份成的风韵,丰感的体,细滑的肌肤,尤其她丰肥得几乎可以捏得出水的酥,真不愧是我穿越之后一直渴望的妈妈。(你好像穿越才一天吧…)

 妈妈一边呻一边极力想遮住两个子,哀求着:“嗯嗯…不要摸那里,大助不要呀不要、啊,不要…不要…”渐渐的嘴里就只剩下呻声了。

 虽然爸爸手上的感觉我借助仪器一样能享受到,但我还是嫉妒、为什么不是我在那里摸!

 摸了一会,野比大助把嘴对准玉子的嘴吻了起来。感到我的嘴里忽然多了条舌头,我吓了一跳,可我随即明白了,肯定是那个老虫把妈妈的舌头给进嘴里,老实说,确实相当

 爸妈就这样的相互吻着。爸爸的手很灵巧地摸到妈妈的间,解开裙扣,把她的裙子了下来,雪白修长的大腿尽无遗。当然爸爸不只她的裙子那么简单,他的手从越过妈妈的内伸进了地,感觉到了妈妈那萋萋的芳草地,而后食指又爬到了一条紧密的隙,手掌罩住了妈妈隆起的皋抚摸动着,好温软,好舒服啊。这感觉真的像是我亲手在摸一样。

 妈妈本是久旱得不到滋润的花朵,此刻又被爸爸摸吻得心头直跳,身子直扭,整个丰的身躯软软的偎入了爸爸的怀里。

 美人在抱,爸爸的定自然是不住这种惑,猴急的把妈妈放倒在上,像剥香蕉一样把妈妈剥个光,妈妈两手叉着护住那对豪,仍有些害羞的不敢看着野比爸爸,在爸爸自己衣服的时候,妈妈慌乱的把被子扯过来盖上,我看了心中一阵冷笑,这种小伎俩也想难倒我们虫父子,爸爸、上!

 野比大助听话的一把扯开被子,将来不及反应的妈妈的赤体完整的暴在我的眼前,窗外的月光透进来,照着她全身雪白的一团前一对肥硕丰房正随着她的呼吸颤抖着,浑圆的肥,生了黑黑长长的、像小馒头似地高凸涨的,真是天生尤物。

 “我干野比大助你老妈,居然娶得到这么漂亮的老婆!”我正想进一步开骂以宣我的嫉妒,却发现清醒了些的妈妈立刻双手紧抱着前的肥,两条粉腿紧紧地夹住丛生的神秘地带,嘴里叫着:“不要这样嘛…大助不要…嘛…”眼睛里泪汪汪的,似乎哭出来了。

 “干,野比大助简直禽兽,这么漂亮的老婆也舍得欺负!”我愤愤不平的改口骂道(作者:你有说这种话的立场吗?)

 看妈妈到这种地步了还是这么害羞,我在旁边看着都觉得着急,干了整整一瓶伟哥的野比大助见妈妈羞红的小脸,自然更是眼睛冒火,火急速地升了起来,一个虎扑将那曲线玲珑的倒在上,然后把手环上她的细,低头吻住了她的两片香。我能感觉到妈妈的发香和香,真是好刺啊!

 等到妈妈被吻得意,野比大助拿开妈妈的手,着她出来的双,另一只手则在她的背后猛力地捏抚着白的肥。摸了一阵美,再顺手而下,伸到她多隆起的上爱抚着,这时便宜妈妈娇的小早已淋淋地出了黏滑的水,我直感到一股黏的热气在我下直冒。

 该死的野比大助,往下看、往下看,只能借助他的眼睛来观察的我郁闷不已,这种感觉上的享受虽然刺无比,但有时候也很让人猴急,直恨不得跑过去取而代之。

 好不容易等到他抓住妈妈双腿,把她双腿打开,我立刻瞪大了眼睛往妈妈那可爱的私处看去。哗!只见雪白的大腿中间一条鼓澎澎的浓密地分布在高耸的上,被她出来的亮亮地,口一颗鲜红润的核,不停地随着爸爸挖扣的动作颤跃着,两片肥美的大也不停地闭合着,便宜老爸已是漉漉地一手的水…唔、真他妈想剁掉!

 我在这边的恶意诅咒自然不可能发生,便宜老爸还在那边边吻着妈妈雪白的双,边把手指藉着滑滑的水,分开她肥,伸进她小里轻轻着,妈妈被他的手指扣得哼声连连,骨头都酥了也似地将身躯软绵绵地伏在上。

 “不要…你好坏…不要…”全身赤条条的妈妈羞红了脸,随着爸爸的手指深入那小的深处,妈妈受不起刺,全身颤抖着,只能在嘴上抗议着。

 野比大助见机会难逢,掏出来五寸长的巴(吃了伟哥还只这么点真是…咦,妈妈那是什么眼神,居然呆住了,靠、有机会让你看看我的…对了、还没发育好,气愤ing !),用手握住顶在妈妈的花瓣上,大头推开柔软的门进入里面。

 “啊!”妈妈哼了一声咬紧了牙关。

 我只感觉到我的巴好象进入一个美妙的地方,的、滑滑的,软软的、热热乎乎的,钢铁般的巴,在缩紧的里来回冲刺…当然,这是错觉,真正进去的是野比大助那老虫的小JJ,真他妈想到就要给他气死。

 大雄妈妈之前只给他爸爸不到一公分(潜水小虫:我咧、作者你也太夸张了,这么短还是个男人吗,不是摆明想让野比妈妈后红杏出墙吗?作者:那便宜的不是你吗?潜水小虫:肥水不留外人田,当我没说…)的小家伙给过,从没给这么的家伙过,所以现在身体只能本能的接纳他的巴。

 巴全部进入妈妈的身体后停留了一会儿,妈妈正要过气来,爸爸已经忍不住开始动,大巴再次将妈妈涨得的,随着速度的加快,妈妈下体的快也跟着迅速膨。每当深深入时,她就发出销魂的哼声,前后左右扭动着雪白的股,而丰雪白的双也随着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

 虽然我不是真的在操作,但恍如实质的感觉依然让我十分过瘾,看着她一贯在漫画中严厉冰冷的面孔此刻变得通红而,真是相当的有成就感,哎——可惜了,自己这具身体还没有发育,白白的便宜了野比大助…

 “哎呀,大助,你今晚…今晚很厉害哟…”妈妈离的叫了起来,爸爸也显得很,继续一,双手还不断捏着她的双,不断地磨擦。让妈妈水泛滥,发出一阵阵的声音。

 一阵阵的舒通过感觉监视器传递到我大脑,使我感觉整个人都像是飞上了云端。但就在这个关键时侯,我忽然觉得有人在拨动我的身体,靠!哪个家伙在这么美妙的时刻打扰老子,我恼火的想等到这一炮打完再教训他们花儿为什么这么红,可是身体上的感觉却是一波一波,得我不得不中断了连接,如果不是这鬼东西还有记录的功能可以让我随时复习,我立马会化身夜叉把那些打扰我的人斩与跨下!

 我气势汹汹的睁开眼一看,立刻吓得大叫一声“妖怪呀!”

 只见眼前一头穿着衣服的黑熊和一只穿着衣服的狐狸正站在我面前,两个不明生物嘴角那丝笑相当的恶心,听到我的叫声,这两个不明物体奇怪的往四周看了看“妖怪,哪里有妖怪,大雄你是不是睡觉睡糊涂了?”

 黑熊和狐狸,不对、应该是漫画中的技安和阿福两人,FUCK,长得那么像妖怪就算了,居然还在晚上跑出来吓人…应该没有漂亮姑娘看见我的失态吧,我边想边心虚的往四周张望着。

 “喂,大雄,你不会是在说我们吧,你的胆子可真大啊!”阿福的脑子貌似比技安聪明一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恶狠狠的叫道。

 左右看了看似乎没有美女经过,我心中松了口气,还好这么丢人的事情没被人看到,什么,我现在占据的这个身体早就丢人丢出名了…没听过子回头嘛!

 “喂,跟你说话呢!”我正在体会着快的余韵,那个狐狸阿福伸手推了过来,刚才全部心神都集中在感觉监视器才让他们占到了便宜,要是现在还能让他给打到,那我以后岂非在美女面前抬不起头来?(这跟美女没关系吧!)

 只见我身形一个优美到极点的微侧让过这记攻击,然后一招姑苏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把阿福打了个仰八叉,揍人的感觉好啊,难道强烈的刺真的有助人类的成长,在强烈的下,我现在不仅觉得浑身燥热、感觉全身都是力量,更重要的是,下面的小弟弟居然有微微抬头的倾向。

 失去了的东西才会觉得珍惜,这句名言果然没错,重生到野比这个长不大的衰人身上我一直深以没有发育为憾,现在这个质的突破实在是让我现在幸福得想找个人来打一顿,当然,脸欠揍样扑过来的技安正好足了我的需求。

 降龙十八掌、天山折梅手、葵花点手…最后找了树枝施展完打狗法后,我终于满意的吐了口气,放下内心最后一丝牵挂(?),从此飞升天界(喂喂!),成就无上正果(…)。

 小样,大人虽然我打不过,但小孩还干不赢那我也就不是技艺惊人的潜水小虫了,我得意的坐在他俩的背上想到,仰天笑道:“从今天开始,你们俩就是我的小弟,我叫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得给我去干什么,我叫你们洗厕所,你们就…”

 凶悍惯了的技安听了立刻就想反抗,我下一个月没洗已经发绿的袜子作势要往他嘴里一,他立刻脸色煞白的表示臣服,哦呵呵呵,我边笑边斜着眼睛瞟了已经被揍得看不出本来面目的阿福一眼,阿福立刻心领神会的扑了上来抱着我的大腿大哭“英雄…”

 “放心吧,跟了我的话,我有好处也不会忘了你们,吃完喝完汤,洗脚水还是会留给你们一碗的,哇哈哈哈哈!”

 得意洋洋的制订完小弟所要遵守的三千六百五十七条小弟守则,我觉得再在这里戴上感觉监视器肯定会被这两个人品不怎么样的家伙乘机打闷,再加上时间也快接近十点,也差不多该回去睡觉了,于是我大度的将手一挥,让两个小弟回家去背诵小弟守则,自己则迈开八字步慢慢往家里走去。

 果不其然,我刚一转身,刚刚还老实得像绵羊的两个家伙立刻眼中爆出凶芒,准备敲我板砖,好在我心肠并不比他们善良多少,早就防着他们这一手,重新复习了一遍降龙十八掌后,我把小弟守则增加到四千七百条,看了看他们凄凉离去的背影,再低头看了看时间,刚好晚上十点,我的降龙十八掌果然又有进。

 悄悄的打开门,俺立刻化身成弯眼色狼趴到父母房门口去偷听,虽然使用感觉监视器得到的信息会更翔实,但比上自己偷听来得刺啊,这个时候虽然距一开始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但整整一瓶伟哥的力量明显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想象,他们房内居然仍旧息不断、啧啧水声不停,真是听得口水都出来了,一瓶伟哥居然有如此妙用…记下来记下来…真他妈便宜死野比大助了。

 在房外听了好一会儿声,终于以我的无上定力也熬不住了,一声狼嚎后,立刻冲上二楼…将感觉监视器戴在头上,然后…一丝放松到极点的笑容出现在我俊美的脸上。  m.NCixS.Com
上章 穿越机器猫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