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位 下章
异位7
两位警察回到车上,把车开上美洛兹大道后向右转,改走拉雪内加大道,再顺着拉雪内加大道的上坡路往北走。不久,穿过与落大道叉的十字路口,维蒙特大街就在往山上的方向分出来的一条道路上。从给好莱坞撑门面的历代电影明星们居住的比佛利山算起,这里靠近好莱坞电影城的方向,不过距离稍微远了点儿。

 “这位金伯利先生看来是个相当干练的经纪人。”莱恩边转动方向盘边说。

 “是啊,这些人甚至在世界著名的好莱坞也能呼风唤雨呢。”

 “听我们说到夏隆·穆尔的家被砸得七八糟,现场甚至发现了血迹,他连眉头也不皱。”

 “女演员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商品罢了。对他这种家伙来说,她们只是每天赚钱的工具而已。倒是他提到的那位松崎玲王奈真出人意外。”

 “是啊,还有那个叫《莎乐美》的什么音乐剧。不过这么一来,案子总算有点眉目了。”

 “松崎玲王奈能把作家干掉?真会是这样吗?然后再把既是竞争对手又是情敌的夏隆绑架走,她到底想干什么?”

 “肯定是想杀了她吧。让她的下场和巴克雷一样。”

 “那为什么不在她家就把她杀了?”

 “谁知道呢。反正得先让鉴定科的人去夏隆家看看吧。”路易斯用车载电话给市警局打了个电话。

 从落大道到维蒙特大街要走米勒街,还必须爬上一条曲里拐弯的上坡路。一进入林荫中的一角,车子很快就隐没在四周的树林中。维蒙特大街特别安静。玲王奈的家很快就找到了。的石头上,排列着像是装在加油站老式加油机上的电灯,从茂密的树丛间可以看到涂着鲜的蓝色池底的游泳池。

 四周围着一片宽阔的草坪,房子本身是纯白色的,给人以一种蛋糕似的可爱的印象。大门也涂成白色。著名女影星一个人独居在这里,显然防范意识并不强。

 大门关得紧紧的。他们按下了门柱上的对讲机按钮,但听不到回答。这回可不能像到夏隆·穆尔家一样闯进去了,只能约好时间后再来,或者通过她的经纪人公司再作安排了。

 “如果连好莱坞影星都成了杀人犯的话,我们这些当警察的还不得累死?”路易斯转身离开大门后说“传讯她们必须每次都通过经纪人,逮捕她时也得先问问她们的程安排。”

 两人又回到道奇车上。维蒙特大街再往前走应该就到尽头了,他们把车开出去不到十码,莱恩就打算掉头往回走。

 “停一停!”路易斯说。这里的树荫开始稀少了,他们的视线正好可以看见脚下的洛杉矶街景。太阳开始向西斜了下去,风也有些凉了,所以感觉舒服了点儿,正午时的灼热已经渐渐消退了,洛杉矶的昼夜温差相当大。

 “这里风景很不错啊!”路易斯说。

 “从这里看去,连垃圾堆也出乎意料地漂亮。”

 “瘾君子、无家可归的汉、街的卖女子,这里一个也看不见。”

 “从好莱坞到英格坞,就连这片属于世界最底层的地区,从这里看上去也像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一样人。著名女星们的圈子或许也是这样。”

 “垃圾堆里找得到宝石吗?比佛利山这种地方,不管外表如何,其实里头也都差不多。”

 “喂,蒂莫西!快看!”路易斯扯了一下莱恩的袖子。松崎玲王奈家大门的电动开关动起来了,门缓缓地打开,门后出一辆等着开门的车头。

 门开大了以后,一部车身低长而优雅的欧洲产轿车缓缓驶向车道。

 “还是辆英国的捷豹车呢。”

 “不,那准是戴姆勒的双六型的。”莱恩更正道。

 戴姆勒车缓缓驶入维蒙特街,背后的大门也滑动着自动关起来,车里隐约可以看见一名长发女子的侧面。

 “那不是玲王奈吗?”

 “是她。”

 两名警察对视了一眼。道奇也跟在戴姆勒双六后面慢慢追了上去。

 戴姆勒似乎无意加速,缓缓地滑下维蒙街。这是一条很长的下坡路,但是刹车灯没有亮,大概是挂着二档滑行吧。看来这个女人还懂车的,莱恩边追边想着。

 进入落大道后,车子马上右转驶入拉雪内加大道,再下坡继续南行。再往前走就是“比佛利中心”是极受洛杉矶女的购物的好去处。难道她真要去买东西吗?知名女影星也会独自一人上街购物?路易斯也紧闭着他那张爱说笑的嘴,两眼紧紧注视着前方。

 车子开到了圣莫尼卡大道的十字路口。现在是红灯,戴姆勒车进入右转弯车道,看起来似乎要停车,但又突然加速后在圣莫尼卡大道向右拐去。

 路易斯的脸涨得通红,扭头看了莱恩一眼,莱恩也急忙踩下油门提高了车速。前方是红灯,但左方没有来车,他省略了停车这个步骤,直接开进圣莫尼卡大道。夕阳映在挡风玻璃的正中央,左右两旁的棕榈树只能看见一丛丛树影。莱恩和路易斯同时放下了遮板,逆光中戴姆勒已经越开越远了。道奇的发动机发出轰鸣声,马力已经加到了最大,但道奇车只有六个气缸,而对方是十二个气缸,而且对方的车上只有一个人,加之驾驶技术似乎非常好。道奇一边追,一边躲避着左右两边的车辆,全速追赶而去。

 “看来对方已经有所警觉了!”路易斯大声喊道。

 “我们的引擎盖上又没有写着洛杉矶警局的字样!”莱恩握着方向盘也大声喊道。

 飞车追逐持续了一阵子,但是两车的距离不容易缩近。戴姆勒开得飞快,行驶在圣莫尼卡大道上的车辆都只能减慢速度,闪开道路为它让行。其间戴姆勒不断左右变换车道,向前疾驰。很快,车子就到了圣莫尼卡,在林肯大道左转后又在科罗拉多大道右拐,终于把车速降了下来,所以道奇车好不容易才追上了它。

 “刚才我还在一直担心会不会出事。飞车追逐的场面我只在电影里看过。”路易斯松了一口气说道。

 戴姆勒沿着海滨公路驶去,落下的太平洋尽收眼底。

 “再往前就是马里纳海滨了,是个游艇码头。”

 好像换了个人开车似的,戴姆勒开得很慢。前方可以看到停泊在码头上的游艇密密麻麻的桅杆。戴姆勒没打转向灯,忽然拐进左转车道停了下来,然后慢慢打开方向灯,等待对面方向的车过去。莱恩驾驶着道奇一边避免靠得太近,一边拐进左转车道等候。

 直到对面的车过完了,戴姆勒才慢慢驶了出去,开进游艇俱乐部的停车场后,再一直往紧里头走。莱恩把车开进停车场后随便找了一个停车位,装作要停车的样子,从后视镜观察着戴姆勒的动静。只见停车场的尽头处戴姆勒的刹车灯亮了一下,手刹好像也拉上了。莱恩和路易斯做好了下车的准备。

 但是玲王奈很久还不见下车,于是莱恩又发动道奇车,把车头对准戴姆勒的方向,往那边又凑近了一点儿随时做好应急启动的准备。戴姆勒的发动机好像已经熄火,道奇也关掉了引擎。

 现在戴姆勒车的位置正在道奇的挡风玻璃前方。两人不约而同地把车门开了一条小,这么一来,美国车上的一种特殊设置就会启动,安全带在窗户上方的支点会沿着滑轨向前移动,安全带就松开了些。

 戴姆勒的车门打开了,一个穿长的女人终于出现在面前,她穿着类似于浅灰的米套装,戴一副雷朋太阳镜。远远一看就知道是个大美人。

 莱恩和路易斯走出游艇俱乐部的停车场,黑色的柏油路可以感觉到白天的余热,但风开始冷起来了,即使穿着外衣走在外面也不会觉得太热。

 “是松崎玲王奈,对吧?”

 “是的,就是她。”路易斯回答“我在有线电视上已经记住她的相貌和身材了。”

 玲王奈上了矮矮的台阶,走进俱乐部里去。过了一会儿,两人也打算跟进去,但在入口被一个女孩拦住了。

 “对不起,你们是俱乐部的会员吗?”

 “不是。”

 “那么,是来租船的吗?”

 “什么也不是…”

 路易斯正想解释,但被莱恩拦住了。因为他发现玲王奈就坐在会员酒吧的窗旁,两眼注视着森林般林立的船桅,离他们非常近,一有动静马上就会引起她的注意。

 “不,我们来这里等个朋友。朋友是这里的会员,等他来了就走。”莱恩边说,边往外退去。

 他们绕过俱乐部的房子,沿着海滨的步行道走去。途中他们差点和一对在步行道上溜滑板的男女撞在一起,好容易才避开了。步行道离俱乐部有点距离,路面铺着水泥,到处都有木板铺成的栈桥可以走到系在岸边的游艇上。两人靠在路边的金属扶手上,觉得这里可以隔着玻璃窗观察到玲王奈戴着雷朋太阳镜的白皙的脸了。

 “你看,这里这么多游艇,可外面的停车场还是空的。”

 “游艇多得看不到海了。洛杉矶居然有这么多有钱人。”路易斯说着两眼看着脚下。海水还干净,只漂着一点油污,打了爬着几只招蟹的黑色石头,几只黑色的小螃蟹在石头间爬来爬去。

 大约又过了三十分钟,风已经很冷了,昏黄的太阳也渐渐呈现红色,越来越靠近海平面了。海边比市中心要冷得多。

 “喂!”路易斯脸色大变,轻轻碰了一碰莱恩。

 只见玻璃窗里,玲王奈一股摔在地上,被几个急忙跑过来的服务生搀了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快过去看看!”

 两人快步往俱乐部的方向奔去。路易斯躲在停车场入口的树荫下着烟,莱恩从不抽烟。从这个位置上看去,不管玲王奈回到车上,还是要往栈桥的方向走,都躲不过俩人的眼睛。

 “来了!”莱恩简短地说了一句。两人背对着俱乐部的大门,缩低了脖子。一名东方女向他们走来,径直从他们身旁经过。他们近距离地看见了那张戴着雷朋眼镜的侧脸。她像男人一样左手夹着皮包,右手在长的口袋里。

 隔开一段距离,两名警察开始了跟踪。在水泥步行道上走了一会儿后,玲王奈又走下台阶,上了木板铺成的栈桥。鞋子踏在栈桥上发出喀喀的声音,她径直往海边方向走去。

 海面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太阳正在缓缓地落入海平面,但天色暂时还很明亮。

 木板栈道像一条长长的复杂的回廊,蜿蜒在海面上,左右两旁停泊着大大小小的漂亮的游艇,仿佛一排等待人们鉴赏的艺术品,在淡红色的晚霞下整齐地排列着,看上去像个独具特色的美术馆。初来乍到的人不由得产生置身宫般巨大的美术馆中的错觉。玲王奈慢慢地在这个奇妙的回廊间独自徘徊。

 她一直遛达了很长一段路。终于走到回廊的尽头了,往前已经无路可走,再过去就是大海了。玲王奈停下脚步,面对着大海站立着不动。两名警察也在旁边的小路上停下脚步,躲在游艇的阴影子里观察着。玲王奈就像一尊塑像似的一动也不动,就这样呆立了五分钟、十分钟。路易斯把烟蒂丢进大海,不紧不慢地将手进口袋,微笑着对莱恩小声说道:“她长得还真漂亮呢。”莱恩默默地点了点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玲王奈。但他脸上突然出诧异的表情,塑像般伫立着的玲王奈,突然像隔着路面上升腾的蒸汽似的身子急剧摇晃起来,然后痛苦地慢慢趴了下去。路易斯刚想跑过去,莱恩却伸手拦住了他。

 “还不到时候。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什么?她不是已经在搐吗?会不会是食了PCP?”PCP是最近贫民窟的黑人中十分流行的一种毒品。

 从两人的位置上看去,可以清楚地看见玲王奈的身体在木板上一直颤抖着。

 “不,我看不像食了PCP,身体的抖动不一样。”据说食过PCP后,走路会像患了癫痫症一样抖动个不停。

 突然,玲王奈撕开自己的上衣了下来,连扣子都扯掉了,她把上衣丢进大海,然后蹲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她怎么了?举动太奇怪了。”

 “真像金伯利所说的精神不正常。”

 玲王奈终于站了起来,她向右转过身子,几乎小跑着朝这边快步而来。清脆的脚步声很快从两人的藏身之处通过,往俱乐部方向而去。一回到停车场,玲王奈的戴姆勒连大灯都没开就驶了出去,莱恩和路易斯也迅速跑回道奇车里,匆忙发动了车子。

 车子从曼彻斯达大道开上四〇五国道后,玲王奈终于打开了戴姆勒的车灯。她沿四〇五国道往北开,开始猛烈加速,车速几乎达到疯狂的程度。在这条限速五十五公里的道路上,她以近两倍的车速,把众多车辆一一甩在后头。

 “她真不怕超速被捕?”路易斯说。

 “别傻了!这种大明星,区区一张超速罚单算得了什么?我看这个女人果然有问题,一举一动都相当可疑,你不这么认为吗?”

 “我当然觉得她可疑,我想这个女人背后一定做过什么坏事。老婆可不能要这样的,我宁可找一个踏实点儿的。”

 “这想法不错!”莱恩嘴里这样喊着,心里却想道,万一那个女人向你递个媚眼,你真就能抵挡得住?

 说句不好听的,她就像头野兽。虽然人,色彩丽,不由得让人产生神魂颠倒的冲动,但普通人是无论如何追不到手的。可是,作为一个男人,谁的心里都会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念头,那就是眼看着她在这个垃圾场般的沙漠里四处游,总会产生试着追逐一回的愿望,哪怕一次也好,希望自己能占有过她。这也许就是男人的本所致吧。

 眼前那只美丽的野兽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这一点已经看得很清楚,莱恩想道。自己年轻时也有过这种时候,感觉无法和那些无聊的伙伴们混在一起,但又承受不了一人独处的孤独,所以偶尔也会像她这样,找一处一马平川的平原,开着车全速狂奔以发心中的郁闷。

 戴姆勒以惊人的速度驶离四〇五号国道后,急速向右拐了个大弯,直奔十号国道而去。不久,右边出现了通往十号国道的路口,于是戴姆勒向右急打了几把轮。旋风似的快速进两辆卡车之间,气得卡车司机一个劲地按喇叭。但这时,戴姆勒的十二个气缸发出一阵轰鸣,迅速并入左侧车道里,把卡车远远地抛得不见踪影。

 左边车窗里出现了洛杉矶市区高楼大厦的身影,慢慢向身后闪去。在他们的旁边,那头野兽还在不要命地狂奔。道奇也不甘落后,加大油门紧紧盯住不放。莱恩担心遇到高速公路巡逻车,他不想让她成为巡警们的猎物,对于巡警们来说,她正是求之不得的好猎物,至少属于猎豹级的顶尖猎物了吧。

 戴姆勒从十号国道又并入通往一一〇号国道的辅线,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毫不减速就来了个急转弯,在后面追着的莱恩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猛烈的横向甩动使得坐在副驾驶的路易斯狠狠撞到车门上,发出一声惨叫。

 从旁边看去,一一〇号国道渐渐临近了,戴姆勒猛地一加油门,从左边强行并入中间的车道,一下子进车中,吓得后面的车辆纷纷猛踩刹车避让,其中一部车子的车胎还冒出了白烟。

 莱恩也毫不示弱,驾驶着道奇车猛踩油门,左闪右躲,在车中紧追着玲王奈的车不放。接着,头顶上方又出现了一〇一国道的指示牌,戴姆勒毫不犹豫地放弃了一一〇国道,朝一〇一号国道飞驶而去。

 很快就过了落大道的出口,再往前就是好莱坞大道的出口了。这时戴姆勒的转向灯闪动了,看来玲王奈打算从好莱坞大道出口下去。前方的灯变了,玲王奈踩了一脚刹车。原来前面有个红绿灯。

 马上又变成了绿灯。戴姆勒降低车速,往好莱坞大道急驶而去,幸好玲王奈在设置着红绿灯的街道上不敢开得太快。这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

 戴姆勒在靠近中国大戏院的蜡像馆前停了下来。红色的刹车灯熄了,大灯也关了。莱恩把道奇停在她的车后面,关掉引擎和车灯。

 玲王奈又是半天不下车,不知道待在车里干什么。车门终于开了,她穿着一件白色上衣,脚步一瘸一拐地从车里出来,往蜡像馆的入口走去,和在门口的管理员说了些什么。

 莱恩和路易斯也从道奇上下来,他们没锁车门,一边大摇大摆地走进人行道,一边注意观察着玲王奈的动静。他们以为蜡像馆早已关门了,但看来并不是这样。玲王奈的身影消失在蜡像馆的入口处。

 两人赶紧加快脚步,跑到蜡像馆的接待处,找到刚才和玲王奈交谈过的那位管理员,出示了他们的警徽。

 “我们已经关门了,但她无论如何想进去看看。刚才进去的那位就是松崎玲王奈吧?对吗?”

 莱恩两人也进入了蜡像馆,里面的灯光都已经关掉了,黑暗的展台上,依次陈列着猫王、法兰克·辛纳屈、伊丽莎白·泰勒、安·玛格丽持、迈克尔·杰克逊以及多莉·帕顿等巨星。

 顺着前方寂静的通道,他们一边慢慢往前,一边寻找着玲王奈。通道里一片漆黑,显得格外森森的,通道前方出现了一条隧道,隧道上方挂着个牌子,写着“恐怖展室”几个字。

 里面布置着伫立在坟墓里的狼孩、站在破败街角的血鬼德拉库拉、实验室里的科幻人弗兰肯斯坦、石棺里的男木乃伊等等。他们站立的展台上灯光本来就暗,不开灯更显得森吓人,不是个让人喜欢来的地方。

 “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跟人开派对。”路易斯小声<异位> m.NCixS.Com
上章 异位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