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位》新书,异位5-恩赐小说网
首页 异位 下章
异位5
夏隆·穆尔的家在比佛利山的卡洛塔大街,从陶尼大街拐进电影明星洛克·哈德森旧居所在的斯奎拉大街后再右转就到了。

 夏日的骄下,一排排整齐的美人蕉像燃烧的火焰般耀眼地盛开着,环顾四周,这里仿佛置身森林中,许多著名影星聚居的比佛利山里保留着大片绿地。这些影星们反正有的是钱,才能在这里买下这么大的绿地。这个都市里规模最大的绿地大概就数这个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比佛利山了。在这座原本几乎全是沙漠上建造起来的城市里,最费钱的并不是高耸入云的玻璃帷幕包裹着的大厦,也不是巨人的血管般盘错节的立桥,而是绿地。

 这两三年里最为卖座的几部电影中,夏隆·穆尔就主演了其中的三部。三部都是米高梅电影公司出品的,其中一部像是由麦克·巴克雷的小说改编的,片名叫做《手术钳》。莱恩和路易斯不是在电影院,而是在有线电视频道里看过这部片子。

 夏隆是个身材高挑的个性派美女演员,堪称目前好莱坞最具代表的女演员之一。她最大的特色是刚毅的性格,而这也是当下好莱坞女星们的共同特色。但夏隆不但在片中擅长舞蹈和打斗,以前还曾立志当过律师,属于知识型女星。现在她不但拥有私人气飞机,据说还持有飞行驾驶执照。

 因参与过某些案件调查,莱恩和路易斯都曾见过几位好莱坞女影星,但是拜访这类顶级巨星却是头一次。他们小心避开涂着黄的消防栓,把道奇车停在卡洛塔大街的柏油路旁。在比佛利山特有的葱花型街灯的映照下走向夏隆·穆尔的家,感觉还真不错。如果向同事们提起,大概没有谁能不表示羡慕的吧。

 隔着柏油路旁的一溜草皮,水泥铺成的辅路笔直地通往那扇漂亮的金属雕花大门。两人正走在阳光强烈照下的闪着白色亮光的辅路上,几乎只差一码就到门口时,他们突然感觉背后的马路上有辆小巴士停了下来。他们回头一看。小巴士的车旁龙飞凤舞地写着“星光大道之旅”几个字,车上的十几名乘客有的坐着,有的弯着身子,朝两名警察的方向猛按快门。当然,他们要拍的并不是两位的洛杉矶警局凶案组的著名警察,而是想拍更为有名的巨星夏隆·穆尔的家。

 这便是这里常可见到的追星观光巴士,载着全美各地赶来的追星族,不知从好莱坞的哪个街角开到这里来的。因为比佛利山止大型巴士驶入,因此追星族们只能改乘小巴完成追星之旅。大凡只看谁家门前停着的这种巴士多少,也能说明明星之间票房价值上的差距。

 门口墙上有个对讲机。天然石块砌成的门柱后面,就像所有比佛利山的房子一样,是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林间铺着碎石拼成的小路,一直通往树丛之间隐约可见的建筑物的玄关。夏隆·穆尔的房子当然雄伟壮观,但其中也有几间是石墙搭成的木屋,偶尔也能享受一下略带豪华的乡间风情。

 通常人们总以为比佛利山是只供电影明星们专门居住的地区,其实不然。他们的房子应该归于相对朴素的一类。那些看起来像是欧洲小型城堡的石砌豪宅,绝对不是电影明星的住家,而是实业家们的城堡。现在代表比佛利山居民的,就是他们这些实业家。现代的明星们纷纷开始移居靠近海岸的马里布去了,因此夏隆·穆尔的房子在这类实业家的豪宅群中甚至略微显得寒酸了点儿。

 对讲机里没人答应,嵌在石头里的这台小机器冷淡而沉默。因为他们没有先打电话约定时间,也没有通过经纪人进行联系,属于上门碰碰运气的,所以并不期望今天一定见到本人,只是希望能从她的保镖或是身边的人员身上探听一些消息。

 路易斯试着推了推金属门,不料随着嘎吱一声,金属门居然开了了一英寸,原来门并没有锁上。莱恩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身后,载外地追星族的观光巴士已经开走了。他向搭档努了努下巴,然后自己用力推开了大门。

 洛杉矶六月底的阳光十分强烈,天空连一丝云彩的影子都没见到,蓝得清透明,非常晴朗。两人小心地躲着阳光走在夏隆·穆尔家的碎石小路上。

 房子十分漂亮,算是一座三层楼的大型建筑,白色的窗框里可以看到里面出的粉红色的窗帘。夏隆还是单身,私生活中有没有男朋友大家并不清楚,至少外界得知的情报如此。按说这在比佛利山独身生活的女里,房子还算不上气派,但从著名明星的身份来说,也不算太过节俭,可以算是大体上说得过去吧。

 两人走到木造的雕花大门前。门的左右两边各有一座体男的雕塑,就像两尊门神一样威武地伫立着。石块垒起的墙壁上攀爬着几棵常青藤,但也遮住了几分之一的墙壁而已。

 莱恩抚摸着狮首形状的门环,似乎十方享受触摸的惬意,好久以后才按动门环敲了敲门。对于要拜访的这位在全球拥有大批影迷的明星的家来说,这点敲门声显得太小了。这也证明了两位警官内心的不安,屋子里没有任何反应。莱恩按动门环又敲了一次门,但他们俩很快就明白,无论再敲多少遍也不起作用。

 “这些著名女影星的家想必就像珠宝盒一样华贵吧?”路易斯说。

 “不管主人把家里得多么七八糟,一定有许多用人来帮她整理干净吧。”莱恩回答道。他握着门把往外一拉,没想到门很快就打开了。

 “珠宝盒打开了。”莱恩说,他更使劲地把门拉大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铺着石头地板的宽敞大厅,中间摆着一只金色的狮子座像。这也许是米高梅公司赠送的,莱恩还记得自己曾在哪儿读过这篇报道。狮子的左右各有一个通往二楼的台阶,两边的台阶画出一条缓缓的弧线,然后又在狮子的上方合而为一。他们俩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门外洛杉矶灿烂的阳光,因此进入室内后看到的一切不免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哈啰,有人吗?”莱恩大叫喊叫出来。看来声音可以传得很远,能听到远处传来微弱的回声。

 “要不,我们改天再来?”莱恩心里惶恐不安地问道。他知道,夏隆·穆尔身边起码雇了一打著名的律师,仿佛眼前已经晃动着报纸上刊出的“洛杉矶市警察未持搜查证擅闯女星私宅”的标题。

 因为俩人并非报道好莱坞明星近况的八卦杂志的读者,所以他们对于夏隆·穆尔最近接拍了什么电影,以及近期她和哪个男士在交往等消息根本一无所知。按理说这时他们应该出去打电话给她的经纪人,约好她的时间后改再来才对。其实他们本来找夏隆本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不过想确认一下她是否原定周末要与麦克·巴克雷共进晚餐而已,这种事按说打个电话就完全可以解决。

 正当莱恩拍了拍路易斯的肩膀,打算转身朝外头让人讨厌的阳光底下走去的时候,路易斯突然抓住莱恩的手。路易斯扶了扶眼镜,大步走进了大厅,他这个勇敢的举动一下子让莱恩愣在了后头。

 “你看!”路易斯指着金光闪闪的狮子座像的额头对莱恩说。那上头像是用口红写着一行小小的字。他读出声来:“救命!”对于习惯了强烈的阳光的人来说,这行字确实有点看不清。接着,路易斯绕过狮子座像的旁边走了一圈。

 “那不是血吗?”莱恩听到后才快步走近了狮子座像。如果光是一行字的话,很可能只是参加聚会的哪位客人所做的恶作剧。

 俩人在狮子座像的脚下蹲下身来观察了一会儿,又发现在座像周围有几个像是血迹的黑红色的点状物。于是莱恩这才下了决心留下来,他打开大厅左侧紧里面的一扇门,再次大声喊叫着找人,可是依然没有人答应。

 门后头是个走廊,莱恩率先走了进去,他看到前面玻璃碎裂了一地。俩人快步走到玻璃碎片落下的地方。

 一面挂在墙上的大镜子被打破了,玻璃碎了一地,墙上只剩下镜框还挂着,看起来像是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打碎的,墙上还留着几处三角形的小。其中的一处小旁边,又有一行写着“救命”的红色文字。莱恩把脸凑近墙壁看了看,发现了许多像是血迹溅后形成的无数小红点。

 走廊左右各并排着几个房间,他们敲过门后又推开门看了看,每个房间里都显得凌乱不堪,家具被砸坏了,灯具也被砸得粉碎。其中一间像是举行宴会用的大厅,里面摆放着一架钢琴。被毁坏得最严重的就是这架钢琴了,黑色的琴身已经破裂开来,出许多白色的木裂痕,还看得见里面排列着的许多琴弦。

 “没想到这个珠宝盒里出麻烦了。”莱恩说。

 “嗯,夏隆·穆尔像是出事了!”

 “是啊,这里简直像个废墟,一个人也找不到。”

 莱恩想起刚才尾酒吧里的酒保波尔给他看过的麦克·巴克雷写的《魔鬼空间》那本书,书里的一段提到,女主人公为了向作家迪兹复仇,竟然出现在现实世界里,她有时以印第安女孩的面目出现,有时又化身为小说《泰莉》的里的女主人公。她杀死了迪兹之后,还继续攻击他的女朋友埃米莉和其他朋友人的家,把他们的房子捣毁成废墟,绑架了他们后又将他们殴打致死。

 他们两人又仔细地搜索了一遍夏隆的家,无论哪个地方都被毁坏得十分严重,看起来简直和没进门时的想象不可同而语,而且最令人费解的是,屋里竟然空无一人。

 “喂,喂,你快过来看看!”路易斯在厨房里大声呼叫着莱恩。

 路易斯所处的位置,是与大厅相连的一个很大的厨房。在这里,加工好的菜可以通过一条木板铺成的通道,端到大厅中央半岛般凸出的圆形餐桌上。莱恩一进厨房,就见到路易斯双手正端着着炖锅和咖啡壶。

 “你看,锅里还炖着菜呢,咖啡壶也的,厨房没遭到破坏,好像也没发现血迹。”

 路易斯把鼻子凑近锅里闻了闻,说道:“东西还没变味。汤碗、杯子和刀叉也准备好了。夏隆·穆尔会不会是在准备用餐时突然受到袭击了?”

 “说得有理。听说夏隆很喜欢自己动手做菜呢。”

 然后两个人折返回玄关大厅,上了二楼。但是,在二楼两人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书房里的书也都乖乖地待在书架上。

 在卧室里了,两人终于找到了似乎能够解开谜团的便笺笔记。笔记是写在电话旁边的记事本上的,上面写着:“这样下去,我大概会被怪物绑架,然后被杀掉吧。”

 两人看完笔记后抬头相互对视了一下,随后莱恩把那张便笺撕了下来放进了夹克的口袋里。

 “嗨,快看。”路易斯又拍了莱恩的肩膀一下。

 在的对面有一面大镜子,镜子上写着“怪物”两个字,字迹很潦草。

 “从这些情况来看,夏隆·穆尔之前就预想到自己可能被怪物绑架、袭击。然后再某一天,或者某个夜晚,果然和预想中一样被怪物袭击了,大概是这样。这个怪物应该和袭击麦克·巴克雷的是同一个家伙。”

 “事情确实像是这样。”莱恩回答道“也就是说,她早已有过预感,但巴克雷却没有察觉到。为什么只有她能预感到呢…实在猜不透!但是,路易斯,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莱恩说道:“这和麦克·巴克雷所写的那本《魔鬼空间》中描写的一模一样。只是这本书的作者巴克雷自己没有预感,反而是书中他的女朋友预感到了。”

 路易斯没有再往下说,只是把手指放在嘴上思考着。

 “该怎么理解才对呢?唯一清楚的是,我们俩不是《魔鬼空间》里的人物,所以泰莉其实并没有复活。因此,要不就是纯属偶然,要不就是有人故意这么做,让它看起来和故事里一样。”

 路易斯想了想说:“是的,我也这么理解。我认为大概是有人假借巴克雷小说里的情节,按书中的描写来照着干。至于这个人是谁,当然只能是凶手了,只不过他想让自己的行为让人看起来像是怪物干的。”

 “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路易斯很快回了一下头问道。

 “超自然的解释已经不流行了。让人看起来是这样,这对凶手有什么益处?”

 “等等,这个问题咱们以后再讨论。先来谈谈夏隆·穆尔的预感吧。我觉得她早已有预感,知道有人想用这种手段杀害自己和巴克雷,所以才会事先在镜子和笔记纸上写上:‘怪物’两个字。这是她打算留给我们的信息。”

 听莱恩这么说,路易斯冷淡地回答道:“我想并非这样吧。如果想留下什么信息给我们看,倒不如直接写下那个人的名字岂不更简单?还写什么‘怪物’两个字,应该写下凶手的名字才对啊。”

 “‘怪物’这两个字真的是夏隆·穆尔写的吗?”

 “如果卧室里的字是她留下的,那么镜子和墙上的字应该也是,我看笔迹是完全一样的。”

 “怪物绑架了美女?这还算不上什么超自然能力的故事,应该算是无声电影时代的情节吧。”

 “而且,能把她绑架到哪里去?绑架的动机又是什么呢?”

 “总之,我看目前还不能对夏隆·穆尔事件采取任何行动,我们还未取得搜查证。目前既没有绑匪出来要赎金,也还没发现她的尸体。也许是哪个瘾君子一时错之下绑架了女影星,也可能是她和哪位男朋友因感情纠葛而吵架。万一夏隆在法庭作证时这么说,那我们就该闹个大笑话了。依我看,我们最好的选择…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莱恩正要动身往走廊上走。这时路易斯突然又问道:“你说,你和老婆吵架时会写下‘怪物’两个字吗?你们家吵架时会怎么办?。”

 莱恩听到后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他回答道:“我想这可不一定,也许有时会想写下点什么的,路易斯。”

 “那么,你会把家里砸得七八糟吗?”

 “要是投过高额保险的话,也许我会。你看,她这位男朋友会不会是一名职业摔跤手?”

 “要是那样的话,她写下‘怪物’两个字也许不难理解,可是她这种情况可能有多大呢?”

 路易斯想了想说道:“好莱坞的人果然个个都很难理解。不,我看咱们这个国家已经快变得不正常了。不管砸了多值钱的东西都由保险赔,要有人毒发疯杀了人,马上就会有几个能说会道的律师争着出来替他辩护,就算到了法庭上,只要肯出钱收买证人,也会有人出来替你做伪证。”

 “最会演这种戏的不就是好莱坞这帮演员吗?”

 “到底是谁把这个国家成这样的?”

 “我看就是律师泛滥造成的。总之,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m.NcIXs.COM
上章 异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