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位 下章
异位 J
黄昏时,两人终于到达了匈牙利国王的城堡,他们要求向守城的卫队报告发生在罗马尼亚赛伊特城里的事。两人被带进了卫队的休息室,先由卫队的小队长出面听取了他们的报告。

 小队长十分通情达理,他略地听完这段骇人听闻的话后,对他们说:“我知道了,会把事情报告给卫队队长,并且请他尽快禀报给国王。”原来这时,有关赛依特城里发生的种种流言飞语,也已经传到匈牙利这一带来了。

 实际上,弗洛伦斯的亲身经历不久就传到国王的耳朵里。其实匈牙利国王在这之前可能早就听说了伊莉莎白·巴托里的暴行。但是由于匈牙利王室和巴托里家族有姻亲的关系,国王好像考虑尽可能地不把事情闹得太大。

 然而现在事实俱在,并且很可能会传遍市井,为了维护其他贵族的面子,已经无法再置之不理了。接到卫队队长的禀报后,国王做了这样的判断。因此,他命令伊丽莎白的表兄——王室总监乔治·图尔索伯爵到赛伊特城周围进行一些调查。

 图尔索是个头脑冷静的人,行事十分谨慎,他花了很长时间做了大量调查。他认为,如果街谈巷议的内容以及叫做弗洛伦斯的这位女孩所做的供述都是事实的话,那么这将可能成为动摇罗马尼亚王室统治基础的历史的重大丑闻。如果找不到证据,而且赛伊特城又矢口否认的话,也可能成为他们借机发动战争的借口。

 然而图尔索经过调查,却收集到了令人吃惊的大量确凿证据。尤其令人惊讶的是,伊丽莎白·巴托里身边的人在干这些坏事时肆无忌惮地丝毫不加遮掩。赛伊特城外的民众中提出的,有关自己的女儿进城干活后就一去不回的控告,数量竟然非常巨大。

 虽然收集到以上提到的诸多疑点,但必须找到让巴托里家族无法辩驳的证据才能对其最终定罪。于是图尔索把调查的重点放在挖掘被马车运载出城后掩埋的尸体上。他虽然为此花费了很多时间,但终于还是挖出了数具女的尸骨。因此图尔索伯爵向国王提议,他决心率领一小队的军士进入赛伊特城进一步寻找证据。

 此举不仅对他,对匈牙利王室也是一个冒险。显然,考虑到所有的证据都可能已经被彻底毁灭了,因此此案很可能会变成一桩单纯的告发案而最终难以认定。甚至可能造成两个王室之间长期关系的不睦。

 然而,当他包围赛伊特城,要求对方开门时,门竟然毫无抵抗地应声而开。此时的时间是一六一〇年十二月三十的夜晚,附近的山野里正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白雪。

 进入赛伊特城后,城里的荒废萧条令图尔索十分震惊。时值冬天,到处缺少鲜花是理所当然的,但城里的所有植物似乎长期都无人管理,一大半已成枯萎的状态,到处的墙壁、窗户,甚至马厩也任其荒废。士兵们个个显得有气无力,即使图尔索的军士们踏雪闯入王宫的庭院,都没有一个人起身出来盘问。王宫卫队的士兵们无打采地坐在石头上不想站起来。图尔索还是第一次看到士气如此低落的军队。他派遣部下镇守庭院和各个大门后,便率领十多名精锐的心腹军士前往弗洛伦斯举报过的那间地下室。据弗洛伦斯的证言,赛伊特城那些惨绝人寰的罪行就发生在地下室里,前往地下室怎么走,他也已经从她那里详细了解过了。

 图尔索下了马,从破烂不堪的马厩后门进去后,直奔地下室。刚下到一半他就已经闻到一股扑鼻的恶臭。当他们进入地下室里那间铺着瓷砖的屋子时,不仅恶臭袭人,还看到一幅令人无法想象的景象——瓷砖上躺着两具浑身是血的年轻女尸。他们取来火把走近一看,发现两个被害人全都赤身体,浑身是血,其中一人居然还有一丝气息。地下室只有一点热气,但还能感受到有人待过的气息,这说明她们遭到这种惨绝人寰的待是刚发生的事情。

 屋子中间有个白色的浴缸,底部还残留着少许血迹。他们这才明白,刚才闻到的那股强烈的恶臭原来就是血腥味。房间的角落里有个铁锈的巨大人形囚笼,还有一个巨大的铁制鸟笼状的刑具从天花板上垂吊下来。

 至此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市井间的传言以及弗洛伦斯的证词全都是真实的。乔治·图尔索听到这些时起初还半信半疑,但摆在他面前的事实让他大为震惊。

 接着,他又发现似乎听到几个年轻女孩发出的尖叫和啜泣声。在声音的引导下,一行人到了一个阴暗的走廊里,再往前走就来到了带铁栏的牢房,里面关着几个年轻女孩。她们把手伸出铁栏外呼喊着求救。

 牢房的门都上了锁,根据已成功逃的那位女孩说,牢房外的走廊里平时都有卫兵看守,但走廊尽头那个卫兵可能用来当坐椅的旧木箱上,今天见不到卫兵的踪影。

 图尔索命令自己的一名士兵去寻找牢房的钥匙,其他的部下则点燃几个火把照明。图尔索往牢里一看,女孩们个个脸色苍白,泪面,纷纷把手伸出铁栏外招手呼救。每个女孩脸上都是一副麻木的表情,看不到获救后本应出的欣慰笑容,极度的恐惧看来已经令她们丧失了人类应有的思考能力。

 图尔索想道,诚然,她们还是相当幸运的,已经不会再被杀害了。但如果我们晚来了一天,她们中一定将有人会被杀害。相反,如果我们能提早一小时抵达这里,瓷砖上躺着的那位濒死的女孩或许就能得救。

 图尔索又想到,既然伊丽莎白·巴托里明明知道被抓来的女孩中有一人已经成功逃亡,她本应该可以预料到迟早会有人前来调查此事。但她为何没有立即停止这种令人发指的罪行,也没有想过要毁灭证据?

 但是图尔索早有准备她会这么做,甚至难说心里没有期待她这么做。如果这样的话,在证据不算充分的情况下,至少可以为巴托里和几个亲信摆罪名,其实他并不希望找到最高统治者的什么罪证,只想拿几个她手下的人出来开刀,以图尽早了结这件事。对图尔索来说,这种处理方式可以保住同是贵族的人的名誉,可以说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然而这已经不可能了。大部分士兵部亲眼目睹了这些悲惨的事实,而且关押在牢房里的女孩们也会被释放出去。人的嘴是堵不住的,这桩即将传千古的巨大丑闻至此已经掩盖不住了。

 图尔索和士兵们又搜查了整个地下室。可是当他们一离开牢房,里面关着的女孩们就以为他们已经扔下自己不管,而放声大哭起来。于是图尔索命令旁边的一个人告诉她们,自己一定会把她们救出去。

 地下室里十分阴暗,因为所有的照明用具都已经熄灭了。他命令手拿火炬的部下走在前头,把走廊上各处的火把都点上。

 当时他身边有一个人问道,是不是要先把伊丽莎白和她的那些亲信扣押起来?图尔索说可以不用,因为城堡已经被包围得水不通,他们已经无路可逃了。估计他们现在应该还待在城堡上面的某个地方,希望他们显示出与其高贵的身份相符的起码风度,做好必要的心理准备来面对我们这些裁决者。

 他们沿着狭窄的走廊向前走,的空气里那股令人汗竖直的恶臭越来越浓烈了。这种气味和刚才铺着瓷砖的房间里闻到的血腥味不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强烈的腐败的气味。走廊上堆煤炭的地方有两扇门,图尔索让士兵站在左右两边,并叫他们打开了其中一扇门。手下的人一推开门,马上便闪在一边。但是并没有人从门里冲出来,反而从里面飘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恶臭。

 “把火把给我!”图尔索从士兵手上拿过火把,忍着恶臭,率先走进了屋子。

 “这是些什么?”他不由得询问道。火光下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幅令人难以想象的情景。

 首先让他看到的是,这个房间特别狭窄,对面的墙壁几乎就近在眼前。墙角下很脏,蜘蛛网一直拉到了天花板上。

 许多脏兮兮的颜色灰暗的纤维似的硬块被堆集在这间房间里,而且上面全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蜘蛛网。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堆放在这里?

 “啊!”接着,士兵们嘴里不断传出惊叫声。但是谜底很快就揭晓了,因为这面奇怪的墙壁在火把的数量增加后终于展示出它的真实面目。这连经历过战场杀戮的士兵们都感到浑身战栗,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这些东西看起来像是一大块蓬线,但仔细一看,原来却是人的头发,全部都是由头发结成的。不但只是头发,头发上还有体,那是无数具人类的尸体,将他们头朝外整整齐齐地一直堆放到天花板上。

 士兵们惊吓得说不出话来。根本估计不出到底有多少具尸体,一千具?不,也许更多。下面的尸体已经被上面的重量得变了形。之所以感觉这间屋子狭小,是因为整齐码放着的尸体已经堆了整个房间。恶臭!这里就是强烈的恶的灵魂的栖息地!

 图尔索和他的部下们为了不让同伴知道自己内心剧烈的憎恶感和无法形容的恐怖,一个个慢慢地,但又争先恐后地退出到走廊里。

 他们关上这扇门,接着又打开了隔壁的房间。里面也一样,尸体地堆积到天花板上。左边的墙壁上靠着一把梯子,靠近天花板上的那几具尸体的头发上还有光泽,还没有被蜘蛛网给蒙上,而且上面还有一些空隙。这说明这个地方是被作为停尸间,而且现在还在被使用着。

 走廊上堆煤炭的原因也理解了,因为这些屋子原来是用来堆放煤炭的,但已经被占用作为停尸间,煤炭无处堆放了,才被到走廊里。

 经过在周围地方的仔细调查,图尔索知道,当初预计的尸体数量至少必须还要增加一倍。因为从走廊的格局来判断,两个房间的深度比预想的还要深很多。也就是说,可以想象到,被仔细整理过,而且堆放得整整齐齐的尸体,起码是分成里外两排来分开堆积的。

 图尔索和伊丽莎白虽然有血缘关系,但只在小时候见过一次面,那以后就一直相互没有联系。他还隐约地记得她少女时代天真无的样子。他不明白的是,那个天真浪漫的女孩,何以变成了现在这个无可救药的杀人魔鬼?以前他对这个女人完全不感兴趣,但现在却产生了一股非常想见见她的想法。他想亲眼看看,她到底疯狂到什么地步,才能做出如此的暴行?

 如果不是自己亲自来这里处理此事,她以后还会打算怎么做?在一位准备被送上屠场的女孩成功逃了之后,她居然丝毫没有犹豫和不安,还在继续她那种血腥的游戏。但停尸间不是很快就要堆了吗?堆不下尸体后,她还会打算怎么办?

 接着,可能会堆放在走廊,堆放在台阶上?等地下室全堆了以后,再把尸体堆放在二层、三层,直到赛伊特城堡里堆尸体为止?这个冷酷无情的女魔头,究竟长着一副怎样让人胆寒的嘴脸?真想亲眼见一见。他想道。

 图尔索在赛伊特城堡的二楼宾室里摆下了阵势。他下令搬来一张桌子,把这里作为临时指挥室。放进暖炉的炭火还没让房间温暖起来,图尔索就已经接到部下的报告,说是已经抓获了伊丽莎白·巴托里伯爵夫人。据说她并没有任何反抗的意图,只是神情茫然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

 图尔索下令马上把她带来。为了看清她的脸,当然要让房间里的照明更亮些。于是他下令在屋子里增加了几个可以移动的照明器具。准备好后,他急不可待地等候着这位从今之后将遗臭万年的作恶多端的女魔头将以何等可憎的面目出现在自己面前。

 明亮的灯光下,一位士兵出现在眼前。在摇晃的火把照得他的脸明晃晃的,他用尊敬的口吻说:“奉您的吩咐,人已经带到。”说完,他便立即退往后面。接着,一位盛装打扮的女悄然走进房间,她的样子十分普通,怎么看都像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这就是伊丽莎白·巴托里?图尔索有点失望地看着她。巴托里步履轻快地走近了图尔索。从举动上让人看不出她的年龄。她的脸上浮现着灿烂的笑容,脸上的肌肤在火把的映照下,浮现出一股人的妖之气。

 从图尔索看来,伊丽莎白的确不像是个五十岁的女人。

 “啊,图尔索大人!您莅临我的城堡!”伊丽莎白脸洋溢着喜悦,喊叫着说道。

 她的声音既高亢又可爱,听起来完全像个少女。两个眼珠滴溜溜转,有时双手会叉在前,摆出一副稚气未的少女姿态。图尔索心中的想象完全被颠覆了,眼前的伊丽莎白·巴托里竟然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天真可爱!

 “久仰您的大名,图尔索大人。能这样跟您见面,今天晚上真是太美妙了。啊!真的!真是太令人难忘了。我们身上同样都有着高贵的血统,能在一个房间里见面,实在太好了!快让人拿葡萄酒来!”

 图尔索抬手制止住摊开手正想离开的伊丽莎白。

 “我想不必了,巴托里夫人。这种事就不必费心了。请到这里坐下。现在还没有心情喝你的酒,我有很多事情想问你。”

 “可是…”伊丽莎白似乎显出不安的神情说道“是吗?”然后一脸懊丧地坐在沙发上。那副模样只是表示自己的诚意无法被对方接受,为此遗憾得不得了的懊悔。但是接下来的话居然令人大吃一惊。

 她摆出一副娇滴滴的表情说道:“请告诉您的士兵,在面对高贵的女人时,别忘了保持恭谦!”

 她虽然已经年届五十,却一点也感觉不出与年纪相当的稳重气质,表情和动作就像十几岁的女孩般开朗热情,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她内心的时间似乎还停留在未婚前的少女时期。

 “巴托里夫人。”图尔索等夫人在沙发上坐定后,开口说道。没想到伊丽莎白却用尖细的嗓子,嘻嘻哈哈地高兴地笑着回答:“呀,真讨厌,怎么跟我见外了?叫我伊丽莎白就行了,我也叫您乔治。”

 即使是图尔索也难掩狼狈的表情。他说道:

 “你似乎还没有完全理解事态的严重,巴托里夫人。请把现在的谈话理解为审判也不过分。严肃的仪式中不适宜相互昵称,所以这种称呼方式请再勿提起。巴托里夫人,我刚刚去过地下室。”

 伊丽莎白听了后,以一种近乎幽默而风情万种的表情瞪圆了眼睛,同时不知何故,又突然激动得脸通红。

 “讨厌!”伊丽莎白矫造作地,似乎不好意思地出点谄媚的不可思议的神情“你们男人怎么要上女人的地方去呢?”她的话听起来让人感觉奇妙:“一个女人总有些地方不想让男人看见的。我们要见男人之前,都要先化化妆,打扮一下,换件内衣…”

 说到这里,图尔索终于才知道,刚才伊丽莎白的样子仅仅只是害羞。

 “从某个意义来说,女人真是十分可怜的动物,图尔索大人。总希望在男人面前显得更年轻漂亮一点儿,她们为此下尽工夫的。但是这种背后的努力,我们是不希望男人看到的。对于女人来说,这就和洗手间一样,绝不是多么洁净的场所。一定吓您一跳了吧。真讨厌!我脸都红了。您看,我的心还在咚咚地跳呢!…不信您摸摸。”

 伊丽莎白·巴托里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就像背了台词的戏剧演员似的,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这时候,她也许以为谁也不该打断自己的发言。

 图尔索这时才清楚地回忆起来,少年时代他曾经和眼前这位当时的女孩坐在水池边的石头上说过话,她也曾这样滔滔不绝地对他诉说昨天晚上做过的梦。她的眼睛像梦中的女孩似的。十岁时,二十岁时,也许她就是用这种方式跟人说话的。可是到了五十岁,她的说话方式居然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她丝毫没有表现出亏心和自我反省的样子,这简直让图尔索无言以对。对于伊丽莎白而言,也许地下室里发生的一切算不上是什么罪恶,仿佛只是女人自然而然的本能行为,就像为了在男人面前看起来美丽而化的妆,进行的打扮一样。所以她才敢不断强拉城外的女孩进城,对她们加以杀害,取她们的血。

 图尔索原本有一肚子的问题想对伊丽莎白问个明白,但现在似乎一个也想不出来了。他的思绪已经向着远方飞去,脑子里想到的净是和眼前这位女魔头完全不同的原来那副形象,这让图尔索感觉备受打击。

 但是她好像并不这么想。再这么和伊丽莎白继续说下去只会让人不愉快,图尔索已经预感到,这么下去自己也会被她那副异常的精神状态所虏掠,她会以她特有的方式,把自己卷进那个极不寻常的疯狂的世界里去。

 但是这么说好像有点道理,想想又感觉哪儿不对。只是觉得和她说话十分令人不快。确实,以她的容貌而言,到了五十大概还能归于年轻漂亮那一类。可是那种异于常人的光亮的皮肤,装腔作势的笑容,让人感觉少女似的极不自然的动作和言语,这一切都让图尔索心理上感到非常不悦而难以忍受。

 这到底是为什么?实在无法准确地说清楚,总让人感觉希望马上离开这里,就算外头冻得像冰一样也无所谓,只想出去口新鲜空气。

 于是他吩咐士兵把她带回自己房间去,他又把另一名士兵叫过来,严令他彻夜对她进行看守,绝对不许发生逃走或者自杀这种事情。

 对她如何处理早晚会作出决定,在此之前图尔索十分宽大地让她回去待在自己房间里。不管事态如何收拾,伊丽莎白总是一座城堡的女主人。

 当他自己独处时,又开始思索起自己刚才为何心里一直感到难以言说的不悦,但他知道,这个问题即使想到天亮还是无法得出结论。  m.nCixS.com
上章 异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