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位 下章
异位 F
在赛伊特城遥远的邻国,匈牙利瓦拉西亚的一个贫穷的村子里,有一对早已心心相许的年轻情侣,女孩名叫弗洛伦斯,男孩叫做卢迪。弗洛伦斯的家境非常贫穷,已经被迫处于必须选择连夜逃走或者全家自尽的两难窘境。她的父母听说,只要肯把女儿送进赛伊特城干活,就可以换取相当丰厚的一笔资金,这无疑对她的全家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虽然他们也隐约听闻赛伊特城恶名昭著,但终究抗拒不了一大笔金钱的惑。

 可是这对年轻情侣早对远方赛伊特城住着个女血鬼的传闻知道得很清楚。他们听说,进城的少女无一得以生还,而且城内还建有地下牢房,从外面找来的少女一旦被关进这个牢里,就会被一个个拖出去,杀掉后干鲜血。

 可以说这个传闻相当准确。因为当时伊丽莎白已经不肯浪费时间等候把那些少女暂时充当女仆,而是直接带来就杀掉享用,因此她在赛伊特城的地下建造了一座暂时关押抓来的少女的牢房。

 弗洛伦斯听到自己已经被卖往赛伊特城的消息后,哭得十分伤心,但在卢迪安慰下马上恢复了情绪。两人开始共同想出主意,寻找可能的解救之计。卢迪告诉她,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位少女得以回家,一定是有哪个地方的处理出了纰漏。如果真像传闻那样可怕的事发生在罗马尼亚的赛伊特城,弗洛伦斯可以亲眼看到后向国王控诉。目前只能听到传闻,但还没有人证实过。因为缺乏可靠的证据,所以无法采取相应的行动。

 两人最先想到的方案是,在弗洛伦斯被带往赛伊特城的途中寻机逃走,这个办法虽然可靠,但也存在后顾之忧。首先,已经领到资金的弗洛伦斯的父亲可能陷入困境,而且如果想挽救更多的人,消灭赛伊特城里的恶魔,就必须实际进城后亲眼看到一切,因此必须想出如何逃出赛伊特城的计划。

 这时,离赛伊特城派人来接弗洛伦斯只剩短短四天时间了,俩人必须赶紧想出一个将来怎样逃出来的办法。监牢里应该都有铁窗,想从铁窗逃走就得有锉刀或者铁锯,因此两人就到邻镇的铁匠铺买了一把铁锯,然后把带锯齿的部分在裙子里。

 监牢应该设在地下室里,那么即使逃出监牢也很难逃出城堡,从地面逃出想必也很困难。每个窗户一定都有铁栏杆,而且即使到了院子里,大门也一定紧锁着。周围当然也会有高墙,唯一的逃脱方式只能是设法逃过卫兵的监视,先爬到二楼,再从窗户或墙上跃到地上。这样的话,就需要准备一很长的绳子。接着,两人便设法到一又细又结实的绳子。起初他们想把绳子在身上后再穿上衣服,但考虑到可能会被搜身,因此还是决定也把它在裙子里,绳子的末端在部位置稍微出一点儿,必要时只要扯着末端就可以顺利出来使用。

 接着,两人进入森林里,找了一棵两层楼高的树,练习借助绳子从高处降下的技艺。他们发现,降下距离较长时手掌容易磨破,于是又准备了一副手套,并把它前的背心里。

 选择逃跑时间当然必须得在夜里,那样的话脚下就需要灯光照明,然而唯独这一点是绝对难以办到的。于是卢迪想出了一个主意,打算每天太阳下山后,就潜伏在赛伊特城附近的森林里准备接应。如果弗洛伦斯能顺利地逃出来,就让她一直往森林里跑。由于现在的季节已经是春天,积雪已经完全融化了,即使一个晚上待在森林里也不会太冷,这对两人来说倒是个有利的条件。

 不久,赛伊特城来接人的马车来了。万事准备齐全后,弗洛伦斯坐上了马车。之前来家里购买女孩的是一个脸相凶恶的大胡子男人,而这次来接她的却是另一位,还带着一位士兵跟随,他们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看来已经做好了防止她逃的准备。弗洛伦斯的双亲和十个位村民一起送别她,但其中并没有见到卢迪。因为他在准备好粮食和饮水后,已经早一步出发前往赛伊特城了。

 马车出发后,弗洛伦斯觉得好像还有很多事情未准备周到,突然不安了起来。来接她的是两匹马拉的马车,但因路途遥远,得从清晨一直走到深夜。他们一路前行,一直到太阳下山,月亮高挂在天上后,好不容易前方才出现了城堡的灯光。如果是普通的旅行,这时已经可以松一口气了,她望着这座血鬼盘踞着的巨大的城堡,看起来就像一头黑色的庞然怪物似的,反而心里涌出一阵极端的恐惧和紧张,甚至连长途颠簸的疲累都忘记了。

 石砌的城墙上有扇巨大的木门,马车一停在木门前,还没有发出任何信号,木门就嘎吱一声自动打开了。两名举着火把的卫兵站在门边,看见沉默了一整天的马车夫和押运的士兵朝卫兵有说有笑地打招呼,弗洛伦斯感到很惊奇。因为途中他们一直默默无语,她甚至以为他们连人类的情感都不具备。

 马车驶入城堡的院子后,身后的木门就被紧紧地关了起来。庭院相当宽阔,空气中夹杂着一股霉臭味、漉漉的石头散发出的气味和植物的芳香。这里好像到处都有花坛,在皎洁的月光下,依稀可以看见盛开着各种各样的鲜花。这让弗洛伦斯十分意外,难道血鬼的城堡里也种着这么多的花?

 苍白的月光照亮着院子,马车穿过院子后继续沿着高高的城墙往前走。不久,便进入了一座建筑物的阴影中。这里到处点着一个个小火把,她知道这里就是马厩。石墙边堆积着高高的草垛,糙的木头屋顶的檐下系着的马匹似乎都已经入睡了。前面还停着许多马车。载着弗洛伦斯来的马车在马厩前停了下来,士兵先跳下车,车夫也随之下了车。

 在车夫的催促下,弗洛伦斯小心翼翼地慢慢下了车,她感觉脚下是一片硬实的土地,上面还长着草,周围隐约传来马匹的呼气声和马厩所特有的气味。

 马夫牵着她的手引着路。他们从一排马股前走过,然后上了石阶。这里看来是城堡的后门之一,可以感觉到周围尽是冰冷的石头,墙上每隔一段都点着小火把,闻得到煤块和油脂燃烧的气味。他们又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转过几个弯,上下过几次短短的台阶,前头又是一条长长的向下走的台阶。弗洛伦斯心里想道,果然真要把我带到地下室去。为了逃离这里,一开始她还拼命动脑筋记住所有走过的路,但走到一半就记不清了。

 由于深夜人静,又处于城堡的深处,越往地下走,传到耳朵里的脚步声显得越大。在墙上点着的火把映照下,弗洛伦斯看着自己被拉长了的影子,仿佛就像一头巨大的怪兽跟在自己身后,还会不时地抢到自己前头晃。

 这些景象全都是弗洛伦斯平生第一次看见的。自己所熟悉的花朵盛开、绿草芳香的大自然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这里全是用石块砌成的世界。一想到可能无法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去,弗洛伦斯的心里不由得涌起一阵阵不安,泪水夺眶而出,毕竟她才年仅十九岁。

 越往地下走,空气中弥漫的怪味越浓,这是她第一次闻到的气味。浓烈的霉味,漉漉的石头气味、火把上的松油味扑鼻而来——不仅如此,这些混合的气味外,还能闻到一股像是食物腐烂的臭味和腥味。是的,这一定就是血腥味!弗洛伦斯终于发现了。这种气味就像垃圾和粪便的气味,是一股说不出的令人作呕的臭味,因为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血的腥臭!

 炼狱!弗洛伦斯脑子里马上浮想起教堂的牧师教过的一个词。她已经记不清了,但牧师告诉过大家,人死了以后全都要到一个地方去。那里既不是地狱,也不是天堂。那里就叫做炼狱。人得先在炼狱待上几天,才能到天堂或者地狱去。弗洛伦斯想,也许这里就是那个可怕的地方了。只要门一打开,她就会发现,里面就是通往地狱的路。这种令人厌恶,像是叫不上名的野兽的臭味,就是地狱的气味,我正站在地狱的入口。想到这里,弗洛伦斯既紧张又害怕,想哭也不出眼泪来了,身体开始不住地发抖。

 她被带到一扇门前时发现,刚才一直隐隐约约传来的呻声就出自这里。之所以很难辨别声音的来源,那是因为声音并非出自一人之口。那是由许多人的呻声、啜泣声汇合在一起,充斥在整个地下室里,让人听起来仿佛是自己出现了耳鸣的幻觉。在被送来之前那些无法入眠的深夜里,她也几次想象过地狱中的模样,却没料到竟然是这样的情景!

 车夫推开了门。门没有上锁,弗洛伦斯在心里牢牢地记住了这件事。门里黑沉沉的,但看来里面的空间十分宽敞。一股难忍的恶臭面扑来。

 弗洛伦斯害怕极了,以为一被带进这个房间就会被杀了。她开始尖叫挣扎,但两个男人恶狠狠地扑了过来,紧紧扭住了她,然后一左一右抓住胳膊,把她提了起来往地下室里拖去。

 她被推进一间浴室似的屋子,这里整个地板上都铺着白色的瓷砖,屋子宽阔得让人不可思议。男人在屋子里不停地走来走去,走动时靴子踏在地上发出咔嚓咔嚓的脚步声。天花板上垂下来几条锁链,墙壁上似乎还设置着什么让人可怕的不知名的机械。但是在黑暗中看得不很清楚。

 弗洛伦斯觉得自己好像不会马上被杀掉,旁边的两位男子似乎还要往前走。他们暂时松开了架着她的手,但弗洛伦斯根本不想乖乖地跟着他们走,一心想从原来的路逃出去。车夫发现后,又紧紧揪住弗洛伦斯的手,把她用力往前拖。她跌坐在地上,边哭边挣扎,但是敌不过两个男人的力气,还是被他们拖着走。

 她被拖到一条稍微有点亮光的走廊上。在这里她听到一阵阵如同是从地底深处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像是由许多人的声音汇聚而成的。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这声音是如何发出的?仿佛是众多野兽在呼喊,或是在地底下爬的鬼魅魍魉发出的恐怖呼声,实在太吓人了。

 前方出现了一些白色的东西在不停地晃动,似乎是在空中轻轻飘的花朵。弗洛伦斯定睛一看,原来那并不是花,而是抓在铁栏杆上和伸出栏杆外的几只人的手。

 呻声越来越近了,这些声音是从铁栏杆后传到走廊来的,呻声音不停地传进弗洛伦斯的耳朵。

 押送弗洛伦斯的男子对着走廊尽头呼喊了一声,从看似无人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一名士兵。他带着清脆的金属刮擦声走近了铁栏杆,原来那是钥匙串的声音。接着牢房被打开一条,里面几个人影马上拥挤到门边想钻出来。

 黑暗的牢房里动着四五个人影。狱卒一把夺下弗洛伦斯紧抱在怀里的旅行袋后,又按低她的头,把她推进了牢房里,狠狠地撞在想往外逃的人身上。把她的肩膀和脸都撞得生痛,被用力扭过的脖子也在隐隐作痛。只听身后响起咔嚓的一声,弗洛伦斯身后的门被关上了,然后被上了锁。弗洛伦斯被撞得跌坐在地上,但她想到自己不会马上被杀掉,一股放下心来的感觉又让她暂时忘记了疼痛。

 弗洛伦斯的周围响起了巨大的哭泣声,因为这些女孩无法从这里逃脱,才发出了如此绝望的哭喊。弗洛伦斯也用力扑到栏杆旁大喊:“等等,还我的行李!”她知道喊了也没用,也只能这么叫喊几声出出气。包袱里并没有什么值钱的物品,只不过她不希望让人看到里面破旧的换洗内衣罢了。

 那位奔走了一整天,把自己从匈牙利带到这里来的男子已经大步离开了,负责看守的士兵也回到走廊尽头的角落里坐下歇口气去了。

 弗洛伦斯双膝跪在冰冷的石板地上,跟着旁边的女孩们一起痛哭了一场。到这时她终于相信传闻是真的了。而她原来还一直不肯相信,因为派去接她的人口口声声说是带她来城里干活的。但既然是要她来城里干活,总不能无缘无故就把人关进监狱,所以看来自己已经凶多吉少,终究是要被杀掉血了。

 虽然这种结局多少也在预料之中,但过度的绝望和恐惧使她蹲在栏杆旁无法动弹。等眼泪都干了后,她的情绪才稍微有所缓和。这时她才有心情环视了一下四周。她慢慢转过身子,朝牢房里头的深处看去,这才看到了一幕可怕的情景。

 起初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还是战战兢兢地爬过去看了一眼。她看到两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女孩子躺着像是睡觉。当靠近她们身边时才看清,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看清情况后,弗洛伦斯发出了响彻深夜地下室的尖叫。一股寒穿过她的全身,连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这里虽然也有照明,但只是在走廊上点着一支火把而已,整个地牢里一片漆黑。那两个盖着毯子好像在睡觉的女孩已经奄奄一息,其中的一个几乎已经停止了呼吸,另一个也不断发出痛苦的呻,身体像只虾一样时曲时伸,毯子被她踢开了,因此她的身体全在外面。弗洛伦斯无意中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什么,女孩的全身一丝不挂。弗洛伦斯看清是怎么回事也花了很长时间,因为她的身体看上去是黑色的,好像穿着一件奇怪的衣服。

 仔细一看才知道,那是因为她全身沾了凝固的血迹,还布无数小孔,血从一个个小孔里渗出来,出来的血凝固后变得发黑,失血的身体上布了黑点。不仅身体上是小孔,脸上也到处都是,她浑身上下都是血迹,连两只眼窝里也积攒了不少发黑色凝固了的血。女孩显得十分痛苦,眼睛也看不见,几乎丧失了意识。弗洛伦斯从没看过这么惨的人。

 “水,水…”她不断抖动着嘴,好像在说什么。嘴肿得很厉害,似乎被打破了。沾血的嘴里能看见口白牙。

 弗洛伦斯想试试她发烧没有,就起她因沾血而变成一团的头发。但她的额头全沾着血,连放一手指的地方都找不到。

 “水?没有水吗?”弗洛伦斯对着四周喊道。可是得不到回答。她看到旁边有个杯子模样的东西,急忙过去拿在手里一看,里面是空的。弗洛伦斯抓着铁栏,冲着看守士兵的方向大声叫喊道:

 “水!能给我点儿水吗?”还是没人回答。

 “水早就没有了!”一个女孩赌气似的低声回答。其他人只是继续哭着。

 “不但没有水,食物和药品也没有,连一块干净的布也找不到。”

 “原来这样…”弗洛伦斯气馁地说。

 “反正我们马上就要死了。在这里已经见过好几个人就这么死去了。”

 “看守的人也不管吗?”

 “士兵不在,刚才已经离开了。这时他已经睡觉去了。”有人在黑暗中回答。周围的啜泣声、濒死者的呻声仍然持续着,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恶臭。

 弗洛伦斯摸了摸着铁锯的裙角,硬邦邦的。太好了,铁锯还在!既然入夜后卫兵已经回去了,何不马上就动手把铁栏给锯开?我已经看见了,看见了这些凄惨的女孩和这座地下牢狱,我看见了可以向国王控诉的一切证据。这种地方,即使多待一刻也无益。

 弗洛伦斯一时不知道该先把锁锯掉,还是该先锯断一铁栏。如果锯锁的话,一定得在今天晚上干完,如果今天晚上没办法锯掉,明天一早士兵开锁时就能发现,那么锯子也就保不住了,唯一指着救命的工具便会被搜走。而且并非今晚把锁锯掉就能逃得了,锯掉后还得留点儿时间在天亮前逃出去。弗洛伦斯觉得这太难办到了。

 另一方面,如果锯断铁栏杆,可以花上两三天时间也没问题。大概不会明天就杀掉自己,因为自己才刚被送到这里。因此弗洛伦斯马上从裙子里取出铁锯,动手锯那最靠里头的铁栏杆。

 她刚开始拉动锯子,马上便发出极大的嘎嘎声,这在万籁俱寂的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这时她倒希望周围的呻声和啜泣声能更大些。

 她觉得周围的女孩很难说得上话,她们因为过度的恐惧和绝望而变得几乎发狂,想问她们点儿什么的话,她们也只会哭泣和呻,一句也不想回答。即使弗洛伦斯开始动手锯铁栏,她们也好像什么反应都没有,既不关心你在干什么,也不关心你干的事对她们有什么意义,她们好像完全没有考虑过。如果这里有位男人,应该能帮自己一起逃出去吧,但遗憾的是牢里关着的全都是女孩。但也多亏是用来关押女孩的牢房,所以显得不是太坚固。铁栏的间隔很宽,一铁栏也比想象的细。只要锯断一后,再用力把它折弯,就可以从间隙里钻出去似的。

 只是,就算铁栏很细,她也拿不准自己的力气够不够把它折弯。万一折不弯它,就得从栏杆下面再锯一次,把它整取下来才行。如果折了一半力气就用完了,那么后果就严重了,不但自己逃不走,事情还会彻底败。要是没有力气把折弯了一半的铁栏扳回原状,倒不如一开始就别折弯它。弗洛伦斯告诉自己,凡事一定要小心谨慎,胜败在此一举,只许胜不许失败。万一不能活着出去,不但自己会丢掉性命,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年轻女孩被杀。

 但是,光凭弗洛伦斯的力气,就算一细细的铁栏杆,好像也不容易锯断。她不停地锯了两个小时,铁栏只被她锯出一道细沟。

 女孩们哭累了,一个个陆续睡着了,牢房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奄奄一息的女孩的呻声也小了下去,已经快要死了。而另一个大概已经死了。

 为什么要故意把惨遭如此对待的人关在牢里?是让我们照管她们吗?弗洛伦斯边锯边想着。但是牢房内既没有水,又没有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用来帮助她们。弗洛伦斯知道,这座城堡里果然住着可怕的恶魔,正常人绝做不出这么残忍的事来。自己必须早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卢迪也应该已经来到城堡附近,躲在森林里等着救我了。

 她边想边鼓励自己,手中仍然锯个不停。天一亮后卫兵也许马上会回来,这样一来就不能再锯了。这种事只能在夜里进行。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拖出去,像旁边两位濒死的女孩一样遭受折磨。因此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然而由于昨晚没睡好,加上一整天紧张的长途劳顿,她已经疲累不堪了,脑袋不时地垂了下来。不久,她把铁锯在裙子下面藏好后,便躺在地上睡着了。

 她猛地睁开双眼,听到了一声很大的声响。牢房里稍微亮了起来,因为走廊里已经很亮了,看来还是有阳光照进地下室的某个角落来。

 正当她想从地上爬起身来时,却吓得差点尖叫起来,因为她看见士兵们正把浑身是血的赤的尸体搬出去。只见他们抓住尸体的两只手腕,把尸体拖在地上拉出去。女孩身上的毯子掉了下来,全身都在外,身上到处都是的伤口一览无余,那情景惨不忍睹。

 但是牢房里的女孩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没有一个人关心如何处理那些尸体,她们全都挤到牢门口,尖叫着争先恐后地想挤出去。

 弗洛伦斯不想和她们挤在一起,她知道现在根本就无法逃出去,因为走廊上还站着几个男人,眼睛都紧紧地盯着牢门。其中有几个手里拿着面包和水杯,弗洛伦斯估计他们是要给她们送吃的。光是把想挤出去的女孩往里推的男人就有三个,女孩们的力气根本抵不过他们。

 莫非这些男人也是血鬼?弗洛伦斯茫然地想着,但看起来他们脸上还显得和善。

 啊!弗洛伦斯下了一跳。因为她不小心直起身子时,铁锯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赶紧捡起来藏在裙子下。多亏女孩们的动静非常大,注意力全都被吸引到那边去了,所以并没有被发现。

 但比这更让弗洛伦斯害怕的是,锯铁栏时落在地上的铁屑居然在铁栏外散了一地。而且刚才拿着面包站在外面的士兵们就踩在那上面。

 上帝啊!弗洛伦斯闭上眼祈祷着。千万别让外面的男人发现那些铁屑!

 两具尸被拖出牢房后,等在外面的其他人马上抓起她们的双脚抬了出去。在牢房门口争先恐后想挤出去的女孩们被推了进来,拿着面包的士兵们走进牢里,在每个女孩的腿上各放下一块面包,又在旁边的地上放下一个杯。弗洛伦斯也有一份。分完后士兵们就离开了。杯子里是汤,但却是冰冷的。弗洛伦斯斜眼看着走廊上的那堆铁屑,士兵们一个个踩着铁屑走出去,但幸亏没被他们发现。她边看着边祈祷。终于最后一个士兵也走了。太好了!她这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所有的士兵都离开后,走廊尽头只留下一个卫兵。不久这个卫兵也坐下了。由于他离那些铁屑还有点距离,虽然还不能完全放心,但至少看来应该还没事。弗洛伦斯想,等太阳落山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清理那堆铁屑。想到这里她终于放了点儿心,她抓起硬邦邦的面包嚼了起来,为了实现冒险的逃亡,她必须保持必要的体力。  M.nCIxS.com
上章 异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