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血疑 下章
第11章 完结
林海伸手抱起梅雪,梅雪环抱住林海的脖子,身子一纵,双腿盘子林海间,不成想夹在两腿间的纸团掉落“啵”的一声,一团水的混合物了出来,落在林海的小腹上。

 “不好!”梅雪刚开口叫出声,却见林海稍作下蹲,双手掏过梅雪的大腿,捧住两片圆润白股,身子一耸,把玉茎纳入宝蛤中。

 “让我来把她上。”林海抱着梅雪,一步一耸,慢慢悠悠走进了浴室。

 浴室中水汽氤氲,花洒下一对男女纠在一起,弥漫的雾气,微黄的灯光,狭小的空间,暖暖的细,这些催情的元素综合在一起,让本已深陷情天海的男女更是情贲张。

 梅雪娇闷哼,时而引颈高吭,发出野猫叫似的呜鸣;林海只觉得全身的血都涌向下体,坚硬的男爆裂,如刚出炉膛的铁块,急需放进池子中淬火。

 林海推转梅雪的身子,便要从背后入,却被梅雪挣开了。

 “别在这里,你去上等我吧!”

 “可是你看他,已经等不及了。”林海卖地抖了抖大巴。

 梅雪纤纤玉指弹了一下女婿的头:“乖,去吧!忍一会儿,妈把头发吹干就过去,等会儿妈会给你个惊喜!对了,把我的包包拿过来。”林海悻悻地走进卧室,找了条大浴巾铺在了一半的单上,躺上去,闭着眼,五指在大巴上轻拢慢捻,焦急地等待着娇媚的岳母。

 “等着急了吧?”软玉温香欺身而上,室内飘来一丝菊花的清香,梅雪笑盈盈地把俏脸凑过来。

 林海拥住梅雪,把如酥的娇躯覆盖在自己身上。

 “再不来,就要自焚了。女人啊,就是能磨叽。”梅雪抚摸着林海的脸颊:“乖,别生气!人家不是磨叽,人家是在为你做准备。”

 “我看看准备的什么节目?”

 “马上你就知道了。妈问你,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有处女情结?”林海怔了一下,道:“应该都会有些吧?”

 “那妈没把处女给你,是不是有点遗憾?”林海哈哈一笑:“真是傻瓜!你要把处女给我,那我怎么遇见笑笑呢?其实最重要的是两颗心在一起。”

 “妈总觉得欠着你。妈身上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开垦过,你那次想要,妈思想还没准备好,妈现在想通了,笑笑能做,妈也能做。刚才妈在浴室灌了肠,油也涂过了。”林海激动万分,紧紧搂住梅雪,一阵狂吻,恨不得把梅雪给碎了。

 对于,林海只是为了足男人的征服感和占有,更多的来自心理的刺,难以达到正常那样心灵和体共振的极度快,但对于梅雪的意外奉献,林海还是无法抑制内心的兴奋和感动,他知道美的岳母绝不是为了寻求刺,而是对自己全身心的献出,这是一种无法用文字表达的爱,爱的那么彻底,那么纯真,爱的毫无保留。

 梅雪跪在上,摇晃着雪白丰的大股,着昆曲的腔调:“官人,奴家陪你唱曲后庭花,来来来,采了奴家的菊花吧!”褐色的菊花微微泛红,泛着油光,雪白的肥抖起波。林海抱住梅雪的股,亲吻,舌头由外及内,最后落在了菊花台上,这里的菊花清香更加浓了。

 “真是好菊花,还飘着香味。”

 “哪里会有什么香味。不是你们都叫她菊花嘛,我就洒了些菊花油在上边。”林海在菊花上卖着舌功,双手不停地在梅雪身上游走,房,美核,桃源圣地,都是林海的重点袭扰对象,一会儿工夫,梅雪便娇连连,汁四溢了。

 “快给我!要!”梅雪呻着发出了邀请。

 林海头刚碰到股沟,忽然想起件事来,起身跳下

 “你…干什么呀?”不一会儿,梅雪回头看到林海支起了三脚架,摆好摄像机。

 “又要录啊!真变态。”

 “你不觉得这特别有纪念意义吗?”

 “可别不小心照门什么的。”梅雪像小狗乞怜般晃动着股,嘻嘻笑着。

 “我们又不想出名,怎么会照门?”林海在梅雪的玉门处掬了把汁,涂在梅雪的菊门,中指进去,感觉里面油腻光滑,这才把头顶在了菊门上。

 “哥,轻一点。只要菊花残,莫要腚伤。”林海头刚一陷入,正待往里推进,却见梅雪一哆嗦,腿一软,身子塌了下去,旋即又支起身子,撅起股。

 “我还是有点紧张,你的那么大,可要轻一点。”

 “妈,你要是没准备好,咱就还是走正门吧?”

 “不,做什么事第一次都不容易,我下了决心的事,决不会半途而废。”

 “妈,放松些,笑笑能行,你也能行。”林海按住梅雪双,先把大巴在中捅了几下,浸泡得像淋了油似的,然后对准菊门,徐徐进。

 头整个进去,梅雪事前的工作也准备得够充分,里面没有丝毫的艰涩,正准备继续进,却见梅部抖动,菊门紧缩,刚好卡主了棱沟,夹得林海生疼。

 林海俯下身子,亲吻着梅雪的脊背,双手在梅雪的房和核上捏。

 “放松点,放松点,这和走前门没太大差别,一会儿就会适应,就会舒服了,你看那些洋人就特别好这个,也是得高连连。”梅雪脑子想着片子中外国女人时的享受劲儿,还有笑笑那种舒服的表情,感部位又被林海挑逗着,渐渐放松了身子,全心接纳林海。

 【完结】  M.ncIxs.cOM
上章 血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