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血疑 下章
第03章
“妈当然会一直帮你照顾小海了,不光现在,等你病好了,妈妈也会帮你照顾的,但可不敢保证一辈子,妈总要走在你们前头。”

 “不嘛,就要一辈子。”

 “好好好,一辈子就一辈子。”

 “妈,哥这个人好不好?”

 “当然好了,你哥可是万里挑一的。”

 “那,妈你喜欢哥吗?”

 “这还用说,一家人哪有不喜欢的?”

 “我是说当初。”梅雪一怔:“当初不喜欢,我会把你嫁给他?”

 “妈,那假如,我是说假如,你年轻时候遇上哥,会不会追呢?”

 “死丫头,妈跟你哥是两代人,错着那么大岁数呢。再说我们那时候可都含蓄得很,哪像你们现在小青年那么浪漫。”

 “妈,我不说了是假如嘛。你就把自己想成是我姐,你比我先遇上了哥。”

 “那姐也会像你一样疯狂地爱上他。谁让你哥长得有帅,还那么有才,没有哪个姑娘会补上他的。哎呀,上了你的套了,我是你妈。”梅雪俏脸微红,内心里却是波澜起伏。当初第一次见到林海,梅雪几乎惊呆了“青哥”二字差点口而出,太像了,太像了。

 “我说妈妈刚开始时老想阻止我,原来是妈妈也暗恋上哥了。”

 “笑笑,你再胡说,看我不撕你的嘴。妈妈当初还不都是为了给你把关,妈可不想让我的宝贝女儿轻易被别人骗了。”梅雪当初从惊呆中醒过来,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这个年轻人搞不好是他的儿子,长得那么像,又都是上海人,那他和笑笑很可能是姐弟“不行,一定要阻止”同时梅雪心里又隐隐作痛:“自己一个人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把女儿拉扯成人,一直在等待着他回来找自己。可他全然把自己忘了,又悄悄地结婚生子。”想到这里,梅雪又不迁怒于林海。

 梅雪一方面设法阻挠两个年轻人的热恋,为此母女有一段时间关系搞得很僵,一方面有四处打听林海的底细,还偷偷瞒着女儿约见了林海几次,经过仔细的盘问,确定这个年轻人和他没什么关系,才转而支持女儿和林海的恋爱。

 自从女儿和林海确定了关系,宛如一缕春风拂过静静的湖面,梅雪那半是枯萎的心又变得生机盎然起来,梅雪开始注意穿着打扮,过去一直素颜朝天的她也开始薄施粉黛,偶尔还会放纵一下自己,做出小女儿娇态。

 梅雪非常喜爱林海,看着林海心里总是甜甜的,有时候还会有几分兴奋,几丝慌乱,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女婿,还是“他”的影子,还是…“妈,你要真是我姐姐就好了,我们就可以学那娥皇女英。”梅笑把母亲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笑笑!越说越离谱了。”

 “妈,我觉得真对不住哥,也没能为哥生个孩子。”

 “你还年轻,等病好了,有的是时间生。”

 “我要病好了,一定给哥生一大群孩子。”

 “可是,我的病能治好吗?”梅笑神色有些黯然。

 “怎么会治不好?别胡思想了,我说的你不信,你哥是专家,总该信吧。”

 “妈,我知道你和哥都是在安慰我。原来看电视也多少了解些,要亲人的骨髓移植才行。妈肯定和我配不上型,要不早就做手术了。”梅雪鼻子一酸:“笑笑,妈对不起你,妈真没用!”

 “妈,这怎么能怪你,只能怪女儿命不好,不能一直陪着妈,还有哥。”

 “笑笑,你不用担心,妈妈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妈妈来就是想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

 “妈妈…妈妈想嫁人。”

 “嫁人?为什么?我不要你嫁人,我不要你离开我。”梅笑摇着梅雪的手,还以为妈妈在开玩笑。

 “这事儿我已经考虑有些日子了。楼上你王阿姨给介绍那个黄省长,一直催着去见面。这件事我下决心了,如果合适就尽快结婚。”

 “妈妈真的要嫁人?那个黄省长不是好人,老婆刚死不到一个月,就来打妈妈的主意了,仗着是个副省长就了不起了?”梅笑有些急,心里有些堵。

 “我已经决定了,来给你说一声,合适不合适我会把握好的。”

 “决定了的事来给我说什么。是不是贪上人家的权力了?”梅笑出离愤怒了,声音抬得高高的。

 梅雪苦笑了一下:“不是,我贪什么权利,我要那权力干吗?”

 “哦,不稀罕权力,那是想男人了。守了几十年的寡,这会儿感到寂寞了?要找个男人安慰了?想要男人,家里有男人啊,哥不就是男人。”梅笑搜寻着最恶毒的字眼,似乎这样才能一吐中的郁闷。

 梅雪没料到女儿说话这么恶毒刻薄,心中是又气又委屈,眼泪夺眶而出,举起巴掌,看到女儿脸色憔悴,泪光盈盈,鼻子又是一酸,捂住脸,转身向门外走去。

 林海在客厅听见梅笑的大声吵嚷,赶忙推门而入,看到丈母娘掩面哭泣着向外走,狠狠瞪了梅笑一眼:“怎么能这样跟妈说话?”转身跟着来到了岳母的卧室。

 梅雪正趴在被子上哭泣,听见女婿进来,赶忙翻身坐了起来,用手抹了把眼泪,鼻子还在不停地搐。

 “妈,我都听见了。笑笑这阵子脾气不好,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林海了两张面巾纸,递到岳母手中,在岳母身边坐了下来。

 “我不怪笑笑,是我不好,惹笑笑生气了。”

 “你也别太迁就她,她有病脾气不好,但也不能那样跟你说话。不过她说那个黄省长也不是没一点道理,刚死了老婆就想着找新的,不说他人品多不好,至少不是有情有义的人。”

 “我这年纪也不追求什么感情,如果只为了感情,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也不会这会儿去嫁人,我也离不开笑笑你们。只要能找个可靠些的,素质高点,老了能做个伴就行,最主要的还是希望能帮助救笑笑,可我真没想到笑笑反应这么烈,我该怎么办啊?总得想个法子救笑笑,可笑笑这生气了,只怕又会加重病情。”

 此时,当初生下笑笑背后别人的说三道四,自己独自一个人把笑笑拉扯长大的艰辛,笑笑渐憔悴的面容,笑笑气愤的表情,恶毒的话语,自己不被理解的无奈,万般滋味用上心头,梅中似被一团东西住一般,泣声越来越大。

 “妈,你委屈就放声哭出来吧,哭出来也好受些。”林海轻轻地把手搭在梅雪的肩上。

 “哇”地一声,梅雪一扭身,趴在林海的肩头,放声痛哭起来,此时,只有女婿的肩膀才能支撑起自己那脆弱的娇躯。

 林海把梅雪拥入怀中,阵阵幽香扑鼻而来,让林海手足无措,但此时有不能躲避,他明白眼前的女人好像风雨中弱小的藤蔓,自己必须充当一棵大树,为她遮雨,为她支撑。

 梅雪娇躯颤,紧紧地抱住林海,膛随着泣起起伏伏,一对高耸的房挤着林海的膛,软玉温香,林海不知道是享受还是惩罚,一双手挪来移去,最后只好轻放在梅雪的背上。

 “笑笑,妈这是为了你啊!都怪妈没用,不能直接救你,呜呜…”梅雪如泣如诉。

 “哥!青哥!是你吗?这些年你去哪儿了?也不来看俺娘俩?”梅雪玉臂紧紧勾着林海的脖子,脸也向林海的面颊贴去。

 林海想躲避,又不忍心,心里更有一丝兴奋,右手抬起,轻抚着梅雪的秀发。

 “青哥,听听你的意见,我这样做行吗?怎么,你也反对!那还有什么办法能救笑笑?”

 “你说小海他能救笑笑?”

 “青哥!青哥!你别走,雪儿还有好多好多话要对你说。”梅雪嘴巴张得大大的,双手舞,额头上的汗珠向下滚。

 “妈!妈!你醒醒!你醒醒!是不是做梦了!”林海用手按着梅雪的后心。

 梅雪从蒙中悠悠醒转,一看自己和女婿耳鬓厮磨“哗”地一下,俏脸布红云,耳发烫。慌忙推开林海,整了整衣襟,安坐在上。

 “妈,你刚才魇住了。”

 “我没事儿,小海,你快去看看笑笑怎么样了?”林海回到自己的卧室,看到梅笑用被子蒙着头,还在轻轻泣。

 听见林海过来,梅笑扑入丈夫的怀抱,泪眼盈盈。

 “笑笑,你真不该那样对妈说话,看把妈气的,妈还不都是为了你。”

 “哥…笑笑也好后悔,那会儿不知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光想发脾气。”

 “妈的真实想法,是要生个孩子来救你。我也劝过妈,没必要为了这伤害了自己,现在医术也可以异体配型,我想总会能遇到的。妈是想早点救你,也更有把握点,毕竟亲体效果还是要比异体好得多。”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妈离开咱们,更不想看到妈嫁给外面那些恶心的臭男人。”

 “在你眼中男人都是恶心的臭男人了。”

 “不,哥就是香男人,除了哥,别的都是臭男人。”

 “笑笑,我陪你去给妈道个歉,好不好。”

 “嗯!”梅笑点了点头。

 推开房门,来到前,梅雪“噗通”一下跪在地上。  m.NCixS.Com
上章 血疑 下章